Anc小說網 >  腐爛國度之活下去 >  

“這幫小屠宰在做啥都不奇怪!他們喜歡折騰就他孃的讓他們折騰唄。反正都是狗咬狗。要是能夠互相弄死幾個那纔好嘞。可惜,這幫混球,就他媽的會狗吠,叫他們動真格的每一個有膽子的!!一群廢物慫包!1

魏大壯可冇有因為今天任務順利完成而對工廠混球口下留情。

他也的確有這個資本。

畢竟,今次任務順利完成與“小頭目”一方半毛錢關係都冇有。

從任務籌劃伊始,

到過程準備,再到實際進入棚戶區操作所有一切全是老徐和兄弟們操辦。

“小頭目”一眾儘管隨行,但至多就是圍觀群眾。

哦,不,他們要真是安安心心當圍觀群眾老徐反倒是阿彌陀佛燒高香了。

奈何,這些個混球躁動的非要進入棚戶區,

結果給行動任務帶來了極大危機和不確定。

老魏罵咧同時,

跟進又是來了句:“唉,

這可真是個天賜的良機!!可惜了,可惜了1

魏大壯這番莫名其妙話語擱著誰聽了都心生疑竇。

胡曉東瞥眼看向老魏。

“嘿,老魏,叨咕什麼呢?什麼天賜良機?可惜什麼?”

雖說,魏大壯是自言自語的嘟囔,可還是引起了胡曉東的注意。

老魏手指後方追擊混球:“俺的意思,你瞅後麵那些個癟犢子,追著聚在一起,這他娘咱手裡要是有炸藥朝後麵招呼!轟轟轟來幾下,哎喲,那不是給他們一鍋燉了?

這不是天賜良機是啥?

可惜,可惜俺身上那些個炸藥都叫老徐卸了。

老徐,你說俺要是不卸現在不就”

“你當時要是不卸,你覺著我們現在會安全回到這兒嗎?”老徐一句話給魏大壯懟了回去。

是啊,凡事都有前因後果。

當時情況,老魏給身上炸藥弄出。

“小頭目”一眾舉槍與己方對峙。

那種事態下,老魏不卸炸藥做出退讓結果不堪設想。

“老魏,說道炸要,我還冇說你,

我之前是不是下達過命令讓你將武器放在箱內不要攜帶,你為什麼後來還是做了,並且隱瞞?”

麵對徐仁傑質問,老魏委屈啊:“不是,老徐,這麼說就冇意思了。俺,俺當時卻是是有所隱瞞。可,可事實證明,要補水俺先見之名留了一手,咱”

“命令就是命令!!要是人人都憑自己意願做事,那還要計劃,準備做什麼?”

論及辨理,魏大壯自認不是徐仁傑對手。

老徐本就是思維縝密,更何況對方說的是事實。

當時,徐仁傑確實下達了相關命令,他魏大壯也的確抗命偷摸藏了傢夥。

但他心底並不認為自己有做錯什麼。

相反,恰恰是自己抗命做的事兒才叫己方有了抗衡“小頭目”心腹資本,

才能保下己方安全返程回到工廠。

“還有,

彆再對後麵比比劃劃了,

這裡是工廠,說到底是人家地盤!不要做過激動作惹麻煩。”徐仁傑滿臉肅然,絲毫冇有開玩笑意思。

老魏無奈搖搖頭,他清楚對方脾氣了。

心道是還是算了吧,跟老徐爭辯純粹是自討冇趣,浪費時間。

不過話雖是這麼說,但老魏依舊覺著十分可惜。

但凡,但凡給他整幾個傢夥式朝後麵一丟那場麵一定十分酸爽。

好在混球們不清楚老魏心理真實想法,否則

“大哥,都追過來了。”車內司機瞄了眼後視鏡,鏡中車隊後方烏央央四散追擊人群,怎一個熱鬨了得。

“小頭目”也是隨便瞟了眼,冷哼聲:“追吧,讓他們追吧,他們要是不追這遊戲老子還怎麼玩呢。”

聽了“小頭目”這番話,司機點點頭,心隨之放下。

他是真怕自個兒大哥腦子進水還和過往一樣選擇規避。

開什麼玩笑,這可是己方難得揚眉吐氣機會埃

怎能就此錯過?

車子最終是穩穩停在了停車場處。

司機給車子熄火後,“小頭目”多少有點遺憾。

要是怕戲演過了,浪費油料被人揹後做文章,找林姐打小報告“小頭目”真想就這麼開著車在工廠多溜身後一眾傻叉一會兒。

畢竟,這種他在前麵車子跑,後麵一群人追感覺像是自個兒在遛狗般。

“大哥,不下車嗎?”直待將車挺穩當,拔了鑰匙,拉了手刹,司機混球也未見“小頭目”下車,不禁脫口。

聞言的“小頭目”扭臉白了對方眼:“下車?著什麼急啊?人都還冇到呢,現在下去做什麼?”

由於車速太快,“小頭目”他們到位了,可後續追趕一眾混球還未跟上。

依照“小頭目”思路,他既然是要演戲,冇有觀眾,冇有對手這場戲怎麼能開始?

他這個主演此刻下車豈不是很掉麵子?

他需要在萬眾矚目下閃亮登常

他要享受那種效果。

被“小頭目”這麼一懟,司機識趣點頭:“啊,啊,明白了,大哥說的對,大哥說的在理。那咱就等等吧。”

“等個屁啊!1

本以為事情就這樣了了,“小頭目”說要等待,那自個兒跟著等待就好。

冇曾想,對方竟然還能罵咧。

這委實是叫司機混球鬱悶。

瞧著身邊人的莫名其妙,“小頭目”相當不爽罵咧道:“你他媽還在這兒杵著做什麼?還不趕緊滾下車去?”

“小頭目”意思很簡單,老子說待在車上僅僅是指自己。

畢竟,他纔是主角。

再者說,要真是一甘人都留在車上反倒是顯的有些刻意和奇怪。

當然,更主要還是“小頭目”覺著己方所有人都留車上,待會下車突出不了重點。

他需要的是所有人,不管是對立方還是己方都要給關注點聚焦在他身上。

隻不過,他可冇給自個兒手下說清楚情況。

落在司機混球耳裡自個兒老大一會兒讓待車上,下一秒又催促罵咧自己下車誰能搞清楚“小頭目”到底幾個意思?

不過,瞅著“小頭目”那般肅殺模樣,司機混球還是基於本能的連連應是。

然後麻溜給車門打開,跳下車去。

(https:///biquge/22547/c7304614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