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青羽自然也接收到她的這一記媚眼,心裡還叨唸了一句:浪蹄子,喂不飽的小野貓,看我有時間再好好折騰你。心裡意動表麵上卻不動聲色,古玲瓏這鬼精靈自然全都看在眼裡心想:聖域星強者為尊,王瓊芳的表現也實屬正常,自己不也一樣麼,隻是公子還需要觀察自己一段時日罷了。

“師姐,到底怎麼回事?靈族已經開戰了?怎麼師父呢?”吳青羽還是把心中的疑惑說出,此時到底是什麼個狀況!

“是的,靈族突然不宣而戰而且來得非常之快,我估計是荊邪的私心吧,他對師父把他趕出門向來藏於很深的怨恨,所以投靠靈族後首先就來太阿閣找我們晦氣。師父當時說他爛泥扶不上牆還嗬斥他叛變到靈族是聖域星的奇恥大辱,師父取出頂級宙神兵隴軒要清理門戶誰知突然一靈族高手突然出現搶了隴軒,荊邪趁勢一刀劈傷了師父。”

“大亂之時師傅護我先行離開,嶽埠卻在此時發愣被某種暗黑的力量纏繞脫不開身,我想上前救他然而卻被師傅用太阿閣的空間機製踢出了小天地,誰知很快荊邪就追了上來身後還跟著已經成為行屍走肉的嶽埠。”

“我想來冇有任何地方可逃隻想即便死也好離你近一些……所以就往你的府邸來了。”說到這裡王瓊芳還不忘幽怨的眨了眨眼看向吳青羽。

“看來師傅不一定隕落,其它聖帝是不是已經在應戰?”吳青羽繼續追問道。“我一路逃來是有聖帝與靈族對戰的氣息,但路上許多聖人在逃竄很多被奪舍的聖人甚至在砍殺自己家人……所以我斷定靈族已經全麵入侵!”王瓊芳補充了下路上的見聞。

“你們三人先進入我的空間石鎖,裡麵是一方天地目前也隻有這裡麵最安全。我等會去一趟太阿閣!”吳青羽掏出空間石鎖展開進入結界,王瓊芳和古玲瓏乖巧的傳過結界還不忘叮囑:“小心點!”“公子小心!”隨後管家阿福走到跟前:“主子小心!”說完也都進入到空間石鎖的那片天地之中。吳青羽心中篤定,看來當初拍下空間石鎖還是有先見之明的,否則就算如今自己戰力逆天也未必能夠護住他們。畢竟靈族可是先天透明肉眼根本無法看清楚他們的身影。

安置好了三人吳青羽也就暫時無憂了,他急忙往太阿閣趕去。進入太阿閣的結界後卻看不到任何一個走動的人,也冇有暗黑力量在裡麵亂竄看來正如王瓊芳所說太阿閣遇襲隻是荊邪在公報私仇罷了,眼尖的吳青羽還是在太阿閣附近的一條小河邊上發現了倒在地上的太阿。“師傅!”吳青羽連忙扶起太阿檢視他的傷勢,太阿臉色慘白胸口的黑色刀傷觸目驚心,甚至流出的血都是黑色的,如果吳青羽冇有及時趕到估計光流血就能把太阿給流死。

吳青羽二話不說直接點出幾道指勁封住了傷口,他的指勁有暗元之力足以對付暗黑力量所造成的傷口。他但手把太阿輕一抬,太阿懸空而起隨即在暗元之力的操控下成盤膝而坐懸浮著。吳青羽再次施展真源入體的術法給太阿療傷,一刻鐘太阿緩緩落下眼睛慢慢張開,他檢視自己身上的刀傷暗黑力量已經祛除,唯一留有一條刀疤赫然在目。

他再看看眼前的人正是他的徒弟吳青羽:“青羽……成帝了?”吳青羽點了點頭說到:“師傅感覺好些了嗎?”“已經無大礙了,瓊芳……”“她在我的空間石鎖裡你也一同進去吧,太阿閣已經不安全,荊邪我已經手刃至於被奪舍的嶽埠我也已經解決了。”吳青羽打開空間石鎖的結界讓太阿進入,太阿還想說點什麼但如今吳青羽已經貴為聖帝,按照眼下的局勢也隻有聖帝才能扭轉局麵,至於荊邪的叛變倒戈嶽埠的隕落都已經不再重要,他如果空留在外也隻會成為吳青羽的負擔。

他拍了拍吳青羽的肩膀說了句之前王瓊芳他們都說的話:“萬事小心!”隨即就進入了空間石鎖之中。救了太阿吳青羽剩下的自然是要見識見識聖帝們與靈族高手間的戰鬥,最讓他感興趣應該是罪詠聯盟的那兩位聖帝對戰的水平。當然適時他也可以展現一下自己的實力,因為他有最重要的一件事情需要做,那就是阻止聖域星與靈族戰火殃及地球。冇有強大的戰力如何在這亂世發出自己的聲音如何製定新的規則!

“你就是聖帝?還是一位美女,我可不會憐香惜玉!嘎嘎嘎……”尖銳的叫聲從虛空中發出,這是靈族的高手,至於什麼樣的級彆無法定義但敢於跟虞舒欣對戰的絕不可能是泛泛之輩。

虞舒欣表情凝重對方的輕蔑口吻並冇能擾亂她的心神,她關注的是對方的氣息魂力。肉眼雖然不可見但魂體的能量波動是能夠被覺察的,聖帝級高手也不需要靠肉眼去判斷敵人的存在。隻是靈族這種魂體武者出手變化萬千著實讓人防不勝防。

虞書欣的武器是把高階的宙神兵長劍,劍中有冰花閃動她竟然是一個罕見的冰係修真者。“嗖”一股魂力突然從她後背襲來,“嘭!”虛空中一塊透明的冰麵碎裂但這正好給了虞舒欣反應的時間,冇想到虞舒欣早已把四周的水分子凝成了通透的冰鏡,那靈族高手以為能夠一招製敵,誰想到聖帝級就是聖帝級冇有這麼好對付。

虞舒欣抓住契機冇有退卻的意思一個漂亮的轉身就在消失在虛空中,然後突然間在魂體的下方衝出一道劍光,原來虞舒欣不僅靈活的運用了冰繫結冰鏡的術法還巧妙的使用了鏡麵折射反射的幻術障眼法,所以即便靈族高手也彷彿看到虞舒欣憑空消失一般,隨即猝不及防的從下往上的沖天一劍瞬間就已經近身,隻不過靈族高手更善用暗黑力量,暗黑的力量把他透明的身軀包裹在其間,虞舒欣的劍光並冇能成功的把他刺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