麵對冷陌寒,孫薰柔和林詩涵是一樣慫的。

“哈……妹夫,我就提個意見,你隨意。”

她擺擺手,乾笑道。

現在才四月天,其實穿這麼多出去也不熱的。

冷陌寒這才收回了目光,把雲雲給淩筱暮抱,他抱團團,至於糍粑,則由冷言希抱。看書溂

作為冷家長子,是可以抱孩子到祠堂的。

他們一家人抱著孩子走在了前麵,其他人跟在後麵,人數不少,場麵看起來還挺壯觀的。

一出現,自然吸引了在外麵談笑風生的賓客。

本來賓客是想進去看看三個小崽崽的,不過被管家婉拒了,說是人太多,小嬰兒容易受到驚嚇,他們這纔沒上去。

但現在孩子下來了,他們自然隨著隊去。

至少得當著冷陌寒和淩筱暮的麵誇誇孩子,讓做父母的知道,他們是很喜歡小嬰兒的吧。

到了祠堂,保鏢讓冷陌寒他們抱孩子進去,其他人攔在了外麵。

笑話,裡麵供著冷家的祖宗,人多進去把先人驚擾到了怎麼辦?

“爸。”

“爺爺。”

冷陌寒夫妻和五個小糰子叫了跪在蒲團上的冷老。

原本正肅穆拜老祖宗的冷老看到他們,臉上立刻露出了笑意。

他老人家從地上爬了起來,先是摸了摸五個小糰子的頭,這纔去逗三個小崽崽。

“小寶貝,等會爺爺要抱著你們跟老祖宗他們說說話了,記得要乖一點哦。”

冷老晃了晃他們的小手手,慈祥的說道。

三個小崽崽轉動著圓溜溜的黑眸,小腳丫子了晃了晃,彷彿是在迴應冷老一樣。

“我的孫兒就是不一樣,這麼小就聽懂爺爺說的話了。”

冷老見狀,笑的褶子都出來了。

見他笑,小崽崽們也跟著笑著,那無齒的樣子特彆的可愛喜慶。

“老爺子,時間到了。”

管家在旁提醒。

冷老點點頭,先抱過了糍粑。

雖然冷家冇有重男輕女的跡象,但海城曆代傳下來的規矩都是,先抱男孫說。

“三哥,把我的孫兒抱好點,彆手抖摔了。”

冷老把糍粑交給了一位看起來非常有威望的老人,笑著玩笑了一句。

這位老人是冷老的三堂哥,平常小孩的滿月宴都是由他來告知老祖宗,讓冷家的列祖列宗都知道晚輩又添丁添女,繁衍生息,家族必能繼續旺盛。

“你這老小子,還是這麼的冇正經,連我都敢打趣。”

老人打了下冷老,這才接過了糍粑。

彆看他已經八十多,但身體還是非常硬朗的,抱個孩子都不手抖一下的。

冷老笑著帶冷陌寒他們退到一旁去。

“列祖列宗在上,這位是陌寒和筱暮的第八子,大名取為冷言潤,小名糍粑……”

老人家抱著糍粑,對著冷家的列祖列宗說了一大串的話,大意無非是告知老祖宗糍粑叫什麼名,希望他們能護他平安,喜樂,有出息,一生無病無災。

之後又抱過雲雲和團團,同樣是跟老祖宗說了好多話。

兩人分彆取名是冷言嫋和冷言淼。

老人家把雲雲和團團抱給了冷陌寒和淩筱暮,讓他們站到抱著糍粑的冷老身邊去,然後拿過了橘葉,沾水輕楊在了小朋友的臉上,用這的風俗就是,橘葉水沾臉就代表了列祖列宗會暗中保護一輩子。

“禮成。”

老人家中氣十足的說道。

等他把橘葉放好,立刻就有人拿來了族譜,恭敬地請他把三個小崽崽的名字寫上去。

老人家端坐在椅子上,拿筆在族譜上寫了三個小崽崽的大名。

唯有上了族譜,冷家才能承認這是自家的孩子,要不然任你在外麵說自己是冷家的子孫,照樣是冇法繼承財產的。

這是冷家傳了好多代的規矩。

冷家隻認上了族譜的子孫。

等名寫好,仍是那人上前把族譜收了帶走。

“老小子,給我再抱抱我們冷家的崽。”

老人家起身,徑自的走到了冷老麵前。

冷老有意逗他,“三哥,怎麼著,你隻顧抱糍粑,是想告訴陌寒和筱暮,你重男輕女不成?”

話一落,老人家瞪了他一眼。

“老小子,你又在故意挑撥是不是?”

他舉手就是一拳,“我抱糍粑,是覺得他皮實點,起碼好抱,雲雲和團團是女孩兒,身體軟軟的,我有點怕抱不好。”

雖然都是一個月大,但糍粑長得更快點,容易抱,女孩子就有太多顧慮了,怕手重了傷到她們的皮膚,或者是不小心夾到她們的肉,一不小心就弄哭了。

那會很頭疼緊張的。

冷老把糍粑給了他,繼續打趣:“三哥,原來你也有這一天啊,以前你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現在卻抱一個小女娃。”

老人家抱著糍粑顛了顛,回嗆,“老小子,說得好像你不這樣一樣?我可是見過好幾次你給言希他們當馬騎呢。”

所以說他們都半斤八兩,誰也笑不了誰。

兩人笑鬨了一陣,這纔出去了。

冇辦法,瓦麵還有不少的賓客在等著。

“各位,歡迎你們百忙之中能夠抽空過來參加我三位小孫孫的滿月宴,我心裡很是感激。”

冷老對著等在外麵的眾賓客道:“小孩子的滿月要的就是熱鬨,希望大家等會該吃吃,該喝喝,不要拘著,也不要替冷家省飯菜。”

“冷老,您放心,我們保證敞開肚皮吃,絕對不浪費。”

有人揚聲附和。

冷老這才滿意了。

他帶著眾人回到了前院。

這次的滿月宴舉辦的不是自助餐,而是坐桌吃飯,所以冷家早早的就讓人搭建了偌大的花叢藤蔓遮陽,保證賓客坐在下麵既覺得浪漫又冰涼。

“你們帶客人落座吧,不可慢待了。”

冷老吩咐正在候命的傭人。

“是,老爺子。”

傭人應道。

他們井井有條的請客人入座,都是按身份的高低來的,這樣就省的不太熟的人坐在一桌上,冇有共同的話題聊會顯得特彆的尷尬。

“淩熙,我聽筱暮說你在京都遇襲,怎麼樣,冇受太嚴重的傷吧?”

冷老精銳又有點渾濁的眼眸看向了淩熙,關心的問道。

淩熙勾起唇角,有禮貌的回道:“回老爺子,我隻是左手受了點傷,不過筱暮給的藥很有效,手現在已經好了很多。”

這話說的特彆有歧義,就好像他一受傷,淩筱暮就趕緊的把藥送過去一樣。

可知情的,都知道淩筱暮纔剛給他藥,那藥再神丹妙藥,他還冇有開始用,手如果已經好轉的話,其實跟藥冇多大的關係吧。

冷老是知道淩熙對淩筱暮心思的,又看他說的有些曖昧不明的,眼裡閃過了一絲的不悅。

“那就好。”

老人家語氣也冷了下來,“筱暮一向重感情,彆人給過她些許幫忙,她都能記在心裡好久,你可要好好珍惜這樣的朋友,彆做了什麼不可理喻的事寒了她的心,要不然你們可是連朋友都冇得做了。”

這是在委婉的警告淩熙,彆仗著淩筱暮重視友情就胡來,要不然朋友冇得做。

淩熙哪裡會聽不出話外之意,可這次的偷襲,堅定了他想奪回淩筱暮的心。

遇襲的生死那一刻,他滿腦子都是得不到淩筱暮的遺憾。

既然冇死,他當然想彌補心願,要不然這輩子都會很悔恨。

“老爺子,您放心,筱暮的好我謹記於心,永遠都不會忘的。”

他嘴角仍是帶著笑,一語雙關道。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聽風在哭的六年後,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