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老假笑一聲,要管家帶淩家人去彆的桌坐下。

淩熙道:“老爺子,不用那麼麻煩,我們跟筱暮一桌就成,反正是自己人。”

淩熙,你要點臉,成嗎?

冷老在心裡不屑道。

“淩熙,真不巧,金子他們非要跟筱暮一桌,都跟我說了好幾天,所以……”

老爺子攤了攤手,表示挺無奈的樣子。

這話也是在間接地告訴淩熙,淩筱暮的朋友四海八方,他隻是其中一員,就不要仗著老資格以為跟淩筱暮有多熟了。

淩熙也不是傻子,哪裡會聽不懂。

可他今天偏偏硬杠上了。

“老爺子,冇事的,我跟他們說一聲就行。”

他笑容不變道。

“……”

冷老隱隱的抽了抽嘴角,他從來都不知道,淩熙還有這麼厚的臉皮。

“爸,我老婆的月子得做足四十二天,還冇到時間,她今天隻能在房間裡吃。”

冷陌寒摟著淩筱暮,說道:“所以外麵隻能您來招呼了。”

如果不是人多,冷老肯定會給自己的兒子豎大拇指。

不愧是他的兒子,這招特彆的高。

“兒子,你帶筱暮回房吧,外麵有我。”a

老爺子催道。

冷陌寒點了下頭,跟其他賓客說了一聲就帶淩筱暮和三個小崽崽進去。

淩熙的視線,一直隨著淩筱暮而去,直到她的身影不見了,他眉頭還是皺著的。

冷老上前一步,擋住了他。

“我兒媳婦很好看吧?”

老爺子似笑非笑的問道。

淩熙收回了目光,有些尷尬的咳了咳。

“老爺子,今天賓客多,我們一家就不麻煩您招待了。”

說著,他信步走向了離的比較近的桌子。

淩家夫妻走過來,尷尬道:“冷老,真是抱歉,讓您看笑話了。”

“淩先生,淩夫人,你們兒子**裸的行為是挺可笑的。”

冷老揹著手,直麵嘲諷,“筱暮好歹是冷家的兒媳,他這麼直勾勾的盯著她,生怕彆人不知道他肖想她不成?”

頓了頓,他又輕哼,“難不成你們感激筱暮救了淩夷,要淩熙以身相許來報答的?”

說完,他也不等淩家夫妻回答就走了。

作為冷家的掌舵者,他素來也是說一不二的,不過有了孫兒人才變得溫和了不少,可不代表彆人都肖想自己的兒媳了,他還能好臉相送。

他要是這麼做,彆人真當冷家老少都是不能發威的病貓了。

“……”

淩家夫妻對視了一眼,更覺尷尬了。

淩熙也不知道是不是腦子被驢踢了,對淩筱暮的感情表現得越來越露骨,生怕彆人不知道他的心思一樣。

頭疼的很。

被孫薰柔扶著過來的淩夷,恰好看到了這一幕,他皺了皺眉。

“老婆,你去幫我叫我大哥過來,我在客房等他。”

淩夷沉吟片刻,說道。

孫薰柔看著他,“你一個人可以嗎?”

淩夷點了點頭。

孫薰柔冇再說什麼,放開他朝淩熙走過去。

淩熙對淩筱暮態度的露骨,是該好好地說說了,要不然縱著他繼續下去,他和淩筱暮鬨翻不說,連帶淩家和冷家的關係也不好。

她作為淩家的兒媳,夾在中間會左右為難的。

“大哥,淩夷說有話跟你說,他在客房等你,你去一下吧。”

孫薰柔走到了淩熙麵前,彎身小聲道。

淩熙深看了她一眼,半晌,點了下頭。

“薰柔,你陪爸媽吃飯吧,我去一趟。”

他叮囑了一句,起身要走。

“大哥,你真在乎公婆和淩夷的話,就不要做出讓他們為難的事,有些人,註定是冇結果的,強求也冇用。”

在路過孫薰柔時,她小聲說道。

淩熙的腳步一頓,然後腰桿兒挺的更直,什麼話都冇說的走人。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聽風在哭的六年後,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