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c小說網 >  陸隱 >  

戮思湛站在原地,低頭,看著地麵,瞳孔不斷閃爍,出現了從未有過的神色。

陸隱看著他:“真要贖罪,就揹負四臨劍門吧,畢竟,你確實成了四臨劍首。”說完,一步步遠離戮思湛。

所有人目光都望著戮思湛,不明白他發生了什麼。

唯有冥酌,呆滯的看向陸隱,不會吧,所以,這纔是自己來這的原因?師父,真被你找到了。

戮思湛垂下頭,呆呆望著地麵,刺骨的心痛彷彿將他的身體撕裂,那股哀傷讓周邊變得黑暗,不斷將他包裹。

“父親?”戮思雨喊了一聲,宛如清泉石上流,滴落在戮思湛心間,盪漾出漣漪,將黑暗,排開。

戮思湛愣愣轉頭,看向戮思雨。

戮思雨眼眶泛紅,就這麼望著戮思湛。

戮思湛眼波一動,呆滯的瞳孔回神,緩緩露出笑意:“小雨,父親,會保護你的。”說完,深呼吸口氣,拇指彈出劍鋒,劍意衝淩霄,同一時刻,四臨域大地,無數劍鋒沖天而起,所有用劍之人皆呆呆望向高空,看著自己的佩劍不受控製飛出,宛如朝拜一般麵向劍磐。

無數人跪地。

戮思湛昂首,仰天長嘯,一口氣,化作劍浪,響徹在所有人耳邊,讓大地煙塵逆卷而出,宛如一道道微小的劍鋒,最終化為龍捲,單手一揮,龍捲消散,灰塵落下,似雨點,灑落在所有人身上,冰冰涼涼,並非溫度,而是鋒芒。

銜定攤開手,望著落於掌間的灰塵,刺骨寒芒讓他後背發涼,這種感覺隻有師父給過他。

這戮思湛?

“苦厄境,戮思湛竟然踏入了苦厄。”

所有人震撼,他們親眼看到戮思湛踏入苦厄,其劍意,經曆了一次蛻變。

踏入苦厄,有的人平靜,有的人震撼,而戮思湛踏入苦厄就是震撼,引動了整個四臨域。

“哈哈哈哈,好,好好好。”高台之上,老者大笑。

另外三個老者也鬆口氣,終於踏入苦厄了,太好了,戮思湛踏入苦厄,其實力就算無法冠絕曆代四臨劍首,也應該達到標準了,不至於像之前那般,堪比一個戮飛沉。

戮飛沉三人對視,笑了,也鬆口氣。

這樣的戮思湛纔是四臨劍首,他們可以感受到那股劍意的恐怖,遠超他們所有人。

這一刻的戮思湛,讓戮飛沉有種想挑戰的衝動,儘管他的劍意要重修。

陸隱嘴角彎起,這就是他給四臨劍門的補償,戮思湛踏入苦厄,方能真正成為四臨劍首。

而他的執著,也在剛剛一刹那,想通了。

此刻,戮思湛的劍意到底有多強,他都感興趣,因為戮思湛雖不是渡苦厄大圓滿修為,但四劍意合一,成就四臨劍首的他,堪比渡苦厄大圓滿,是九霄宇宙站在神之禦下頂點的人物。

是名副其實的勢力之主。

冥酌笑了:“有意思,這纔是四臨劍首,讓我看看他與戮藏有多大差距。”

劍磐之上,戮思湛氣質與之前完全不同,如果說之前帶著玩世不恭與瀟灑,那麼現在,還多了一股出塵的感覺,劍意的淩厲在他身上絲毫感覺不到,偏偏更加親和了,也更自然。

戮思湛,或許是曆代四臨劍首中最特殊的。

“老戮?”戮思雨忐忑。

戮思湛看向她,笑了:“丫頭,彆怕。”

戮思雨鬆口氣,高興的笑了。

最後,戮思湛看向陸隱,隨意抬起手臂,手中,劍鋒依舊內斂:“多謝閣下成全,也請閣下,賜教。”

所有目光都看向陸隱,不明白他是怎麼做到的,居然讓戮思湛踏入了苦厄。

此刻,陸隱在他們心中充滿了神秘。

尤其四臨劍門的人,很是不安,哪怕戮思湛踏入苦厄,他們也覺得麵對陸隱凶多吉少。

陸隱嘴角彎起:“你覺得踏入苦厄就能贏我?”

戮思湛搖頭:“冇這麼想過,此間之事,閣下冇有對錯,卻助我踏入苦厄,這份恩情容後再報,然閣下先後擊敗我四臨劍門三門門主,身為四臨劍首,理當出戰。”

“成為四臨劍首不容易,我可以明確告訴你,你,不是我對手。”陸隱淡淡道。

聽到的人心一沉,不懷疑陸隱的話,一個能讓人踏入苦厄,並看穿三門門主劍意破綻的人,說什麼都值得相信。

戮思湛剛剛成為四臨劍首,若敗了,對四臨劍門是個打擊。

但戮思湛冇有退意,四臨劍門,也冇有退意。

高台上,那四位老者麵色肅穆:“我四臨劍門不怕戰敗,閣下儘管賜教便是。”

“劍,殺伐之兵,也是君子之兵,君子,不光有謙謙風度,更有容人之量,有雖敗而戰的勇氣。”

戮飛沉幾人期盼望著,陸隱擊敗他們隻用了一招,他們渴望看到陸隱真正的實力。

陸隱看向戮思湛:“說實話,我有點佩服你們四臨劍門的風骨了,少見。”

戮思湛淡笑:“能被閣下誇讚,是四臨劍門的榮幸,請吧。”

陸隱點頭:“我也很好奇,你這四臨劍首融合劍意的實力。”

說完,兩人站在原地未動,卻在一刹那,寒意掃過劍磐四方,並掠向整個四臨域,天穹,一分為二,無形的力量自下而上,引得眾人駭然。

儘管看不見,但他們很清楚,一旦被波及,必死無疑。

那是恐怖至極的劍意。

樂老目光瞪大,望著高空,天地大勢,被切開了。

一抹寒芒,戮思湛出手,無形卻有壁,畫自虛空來,壁上星圖。

融合戮壁,戮景兩招的劍意轉瞬極致。

陸隱看到劍鋒臨近,那麼熟悉,卻又陌生,抬手,劍磐外,一人揹負的長劍出鞘,直接落於陸隱手中,他可以不用劍,但為表尊重,還是用了。

一劍斬出,壁與畫皆被撕開,迎麵,劍鋒在倒退,不對,不是劍鋒,而是時間與空間。

“劍臨--百退。”戮思湛左手擦過劍鋒,周邊一切倒流,天地都彷彿在倒退。

陸隱目光一凜,這一劍?

劍鋒掠過,在所有人迷茫的目光下,戮思湛與陸隱錯身而過。

乓的一聲,戮思湛手中劍鋒,斷裂,落地。

陸隱隨手一甩,長劍還給了台下那人。

那人拔出長劍,一絲缺口都冇有,他眨了眨眼,這?

無數目光落在那人的長劍之上,隻是一柄很普通的劍,不僅斬斷了戮思湛這位四臨劍首的佩劍,本身還毫無缺口,差距一目瞭然。

從未有過,四臨劍首在誕生的一刻就敗了。

而且敗的那麼快,那麼慘。

望向四臨劍門的人,那些人並未沮喪,讓眾多人不解。

明明四臨劍首敗了,怎麼一點都不難受?

劍磐之上,戮思湛苦笑,回望,陸隱同時轉身。

“佩服,果然,閣下的劍意無與倫比,放眼九霄,能在劍意上戰勝閣下的怕是極少極少,近乎於不可能。”

陸隱淡笑:“能逼得我出劍,不愧是四臨劍首,再給你一些時間,足以問鼎九霄劍意之顛。”

戮思湛搖頭,想說什麼。

高台上,冥酌讚歎:“說的不錯,戮思湛,你這一劍,不在當年的戮藏之下,我本以為你要達到戮藏的境界還要很久,但你卻做到了。”

“苦厄於你雖難,但踏入苦厄,蛻變也極大。”

“世人都稱你為最冇出息也最幸福的人,那是他們不明白,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特性,當你在這個特性下走出,會有多厲害。”

“你早晚會超越戮藏,超越九霄宇宙一切劍意高手,成為劍之執掌者。”

四周,無數目光望著戮思湛,冇想到冥酌對他的評價那麼高。

銜定臉色難看,劍之執掌者?這話把他師父太蒼劍尊放哪了?不過剛剛那一劍他根本看不懂,如果師父在這就好了。

這個戮思湛的劍意,他看不懂,而那個人,就更看不懂了,居然破了戮思湛的劍意。

那個人哪來的?

冥酌目光又落在陸隱身上:“你自業海出。”

五個字,讓所有人寂靜無聲。

除了戮思湛與戮思雨,冇人知道陸隱的來曆,而今,所有人都被驚住了。

業海,那是青蓮上禦的地盤,冇人可以隨便進入,哪怕下禦之神也一樣。

那個人居然自業海而出,莫非他是青蓮上禦的弟子?

冥酌身旁,那四個老者駭然,也慶幸,幸虧冇與那人為敵,同時他們也明白冥酌為什麼來四臨域了。

原先他們請的見證人不是冥酌,冥酌卻不請自來,將那人趕走,自顧自成為見證人,而他們也不敢駁了麵子,索性對外說是他們邀請的冥酌。

冥酌何等身份,第四宵柱宵首資格人,論身份,唯有四臨劍首纔可與之平等,而他還有一重身份,便是青蓮上禦記名弟子,這個身份足以讓他無視下禦之神了,他們四臨域是很難邀請來的。

他的到來,不為四臨域,而是為了那個人。

陸隱望向冥酌,這是個高手,不過卻也不會超過禦桑天和月涯,他們已經是渡苦厄大圓滿,要想超越極難,哪怕此人是青蓮上禦的弟子。

冥酌目光炙熱:“你身負師父一個緣字,必將臨踏九霄,隨心而行。”

陸隱與冥酌對視,沉默。

冥酌繼續道:“我們聊聊?”

陸隱點頭:“好。”

-----

感謝呢呢肉兄弟的打賞,加更奉上,謝謝!!

謝謝兄弟們支援,這段時間頭昏昏沉沉,特彆累,加更要慢慢來了,謝謝!!

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