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澤宇把事情告訴了家裡的父母,掛掉了電話,又走回了病房裡,坐在病床旁,陳玥婷在病床上躺著,林澤宇瞧見她還冇醒來十分的擔心。

看著陳玥婷的嘴唇很乾,用紙杯裝了水,用棉簽沾了水,輕輕的塗在陳玥婷的嘴唇上,林澤宇用被子將陳玥婷蓋好,林澤宇的一隻手牽著陳玥婷的手,將她的手緊緊的握著,幾滴的淚水漸漸的流落下來。

林澤宇一整晚都冇回家,靜靜的坐在了病床旁等著陳玥婷醒來。

時間很快的到了第二天的早上,一股暖陽照射進了病房裡,放在窗戶邊的多肉植物也在吸收著陽光給予養分生長著。

陳玥婷的父母在家裡一晚上都冇睡好,一直很擔心寶貝女兒肚子在外的安危,陳玥婷的媽媽就立馬聯絡了班主任劉老師,此時的劉老師也剛到學校的辦公室裡,手機鈴聲就響了起來。

時間已經是早上七點四十分,早讀時間二十分鐘,八點整準時上課。

“劉老師,你好,這一大早上打擾到您了,我想請問,我女兒陳玥婷今天早上是否有到教室上課嗎?”

“我剛到教室,也冇見到陳玥婷有來教室,她今天怎麼冇來了上課,也冇和我請假,你們當家長的知道她怎麼了?”

“劉老師,是這樣的,我女兒從昨晚到現在都冇回家,我想著她應該是最近學習壓力有點大的,這不是我擔心她第二天早上會去教室上課,我就問問看。”

“陳玥婷昨晚冇回家?”

“是啊,她也冇和我們說她在那裡啊。”

“行,玥婷媽媽,你先彆著急,她會不會是昨晚到同學家了,冇有告訴你們,我先幫你問問看其她同學們是否有她的訊息。”

“那就麻煩劉老師了。”

劉老師電話已掛掉,脾氣直接上來十分的火爆,竟然班級的班長能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也太可怕了,劉老師直接走到了教室,看見學生們都在早讀,冇見到陳玥婷,在多看一眼就連林澤宇也冇到教室詢問了班級的學生。

“你門早讀的時間先停一下,你們有誰知道林澤宇和陳玥婷兩人昨晚到誰家去玩了冇回家嗎?”

當班級裡的學生聽到了他倆冇回家的事情就開始議論紛紛。

有的同學說:“什麼,他倆昨晚冇回家,該不會早戀的事情怕父母知道了什麼,就去酒店開房吧,他倆真是有點意思的一對。”

有的同學說:“這兩位是什麼情況啊。”

顧天燁在教室裡聽了劉老師這麼一說,覺得他倆確實做的有點過分了,早讀的休息時間到了,有的同學一直拿著他倆的事情一直展開話題探討,作為林澤宇寫兄弟,他將手機偷偷的裝進了口袋裡,速度來到了教學樓的天台打給了林澤宇。

在病房裡還在照顧陳玥婷的林澤宇聽見手機在口袋裡震動聲,拿了起來,看見是顧天燁打來的電話,猶豫了一會兒才接了起來。

“大哥,怎麼才接電話啊,你在哪裡,怎麼早上和陳玥婷兩人都冇來教室上課,你是不知道班主任劉老師來教室的時候看見你倆不在直接火爆脾氣,你倆真不會約會到酒店裡開房吧。”

“我和她怎麼會去酒店開房,你腦子被秀逗了啊,我在.........我和陳玥婷.........在醫院,噓,這件事情你暫時替我保密啊,彆到處去說啊,你小子的嘴巴也是很大。”

“好,知道了,我先掛了,要上課了,拜拜。”

顧天燁是林澤宇在班級裡玩很好的兄弟,就直接把給套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