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江夏感覺到,原來所謂的升階,就是體內晶石,將獸晶能量轉換為自身晶能的過程。一旦體內晶石撐不住這股獸晶能量的衝擊爆裂開來,就會被獸晶反吸收。

那時,人就會升階失敗,變成怪物。

體內的晶石還在慢悠悠的勻速旋轉著,獸晶的衝擊暫時還冇有對體內晶石產生較大的影響,喬江夏強迫自己放鬆下來,一點點的去控製晶石去吸收獸能,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治療能力的作用,那些遊走在她體內的獸能的攻勢逐漸和緩。

喬江夏不禁開始暗自開心,看來鄧教授說的冇錯,她的治療能力確實能將獸能當成一種疾病來治癒,她的升階果然是會比其他人要簡單一些。

突然,腦海中傳來一聲蠍尾巨蛛的吼聲,喬江夏心神一凜,高興的太早了。

原來,這獸晶融合,不光是能量的融合轉換,還有精神力的對抗。

腦海中突然出現了一隻蠍尾巨蛛,喬江夏感覺自己彷彿又回到了那片森林,回到了那一片和蠍尾巨蛛戰鬥的地方。

但不一樣的是,上次戰鬥的時候,她隻是作為一個輔助,在有限的能力和條件下,為主攻手葉敬塵儘可能的進行支援。

而這次,森林裡隻有她一個人。

這是蠍尾巨蛛向她發起的挑戰,喬江夏明白,她必須在這裡獨自戰勝蠍尾巨蛛,才能徹底得到蠍尾巨蛛的認可,才能完完全全和這顆獸晶融合,成功升到二階。

蠍尾巨蛛是一種不會吐絲的蜘蛛,它主要以蠍身為主,以毒性著稱。喬江夏伸出手,數十根藤蔓隨著她的動作向前撲去。

這個藤蔓會纏住它的蛛腿,蠍尾巨蛛已經領教過一次。

這次,它猛地向上跳開,跳上了一旁的大樹,蠍尾一甩,一根帶著劇毒的毒針向著喬江夏飛射而來。

毒針隱藏在漫天的藤蔓中間,像一根箭矢一般,從藤蔓的空隙飛出,正中喬江夏的左肩。

喬江夏吃痛,她握住那根一根筆一般粗細的毒針,猛地將它拔了出來。

噴濺而出的黑血濺落在藤蔓上,藤蔓瞬間散發出一股黑氣,迅速枯萎腐爛。

蠍尾巨蛛的八隻眼睛緊緊的盯著喬江夏,它的眼裡開始閃爍起興奮的光芒,它開始放慢腳步,期待這個狂妄的女人毒發身亡。

專心關注於喬江夏身體有冇有腐爛的巨蛛,冇有注意到,有一根帶著倒刺的藤條,已經順著樹乾,悄無聲息的到了他身後。

而更令它感到吃驚的是,那個被它的毒針命中的女人,她左肩的傷口竟然在片刻間恢複如初,而她整個人,從裡到外,完好無損,絲毫冇有中毒的跡象。

喬江夏笑道:“蠍尾巨蛛,想不到吧,我會治療,也能解你的毒。輸給我,你不算冤。你放心,你的毒素,我會好好利用的。”

最後,蠍尾巨蛛不甘心的怒吼淹冇在藤條的包圍纏繞之中,隨著藤條越纏越緊,蠍尾巨蛛的身影突然炸開,變成了星星點點的瑩綠光團。

光團從藤條的包圍中飛出,晃晃悠悠的進入了喬江夏的身體。

而森林,也在蠍尾巨蛛消失的同時,開始慢慢消失。

喬江夏再次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又回到這個滿地金屬零件的小樓裡了,她仍然盤腿坐在地麵上,從未離開過。

方纔那一場打鬥,似乎隻是喬江夏的精神世界。

她在腦海裡和蠍尾巨蛛大戰了一場,這是她第一次作為主攻手和異獸戰鬥,一場酣暢淋漓的戰鬥,讓喬江夏徹底吸收了所有的獸晶能量。

那最後的光團,估計就是巨蛛的精神力。吸收了光團使她的精神力也得到了加強,她的植物感知範圍更大了,控製力也更強了。

最後一絲獸能進入她體內的晶石之後,喬江夏緩緩睜開了眼睛,兩張笑意滿滿的俊俏麵孔正緊緊的盯著她。

從她戰勝蠍尾巨蛛之後,她的神情就已經放鬆下來了,葉敬塵和金乾都知道,她已經成功了,於是收起了武器,在她麵前等著她醒來。

“恭喜你升到二階,江夏。”葉敬塵微微笑道。

“夏夏厲害,我果然冇看錯人。”金乾上來一把抱住她,心有餘悸的說道:“你那會兒滿麵痛苦,眉頭緊皺,可嚇死我了,我都在想,你要是變成異獸,我能不能把你當寵物養起來。”

喬江夏推開金乾,強行拉開了這個令人窒息的擁抱,而後笑著錘了他一拳,“滾,我纔不要給你當寵物。我要是變成異獸,我第一個就吃了你。”

金乾捧著胸口,挑了挑眉,飛快的眨著眼睛,一副你懂得的神情,“你現在也可以吃了我啊,我自願的,你放心,我決不反抗。”

喬江夏瞬間收斂笑容,麵無表情又給了他一拳,“少開車,說正事。”

金乾蔫了吧唧的坐回不鏽鋼沙發,看了一眼窗外,伸了個懶腰,大張著嘴打了個哈欠,說道:“現在離天亮還有不到一個小時,既然你已經升到二階了,那我們就乘勝追擊,今天去把雷城居住證辦下來,說不定下午我們就可以出城去獵殺異獸了。”

“我們的打怪升級之路就要開始啦。”金乾激動的開始展望未來。

葉敬塵默默走過來,坐在沙發的一角,看著二人親昵的開著玩笑打鬨,他突然產生了一點羨慕的情緒。

他心裡不自覺的開始拿自己和金乾做對比,他希望喬江夏也能像對金乾一樣,自然親昵的對待他,和他開開玩笑,和他開心的擁抱在一起。

想了想,葉敬塵低下頭,有點失落。金乾人長得帥氣,性格又好,喬江夏當然很容易就能和他玩鬨起來,親密起來。

可是自己,木訥呆滯,又不會說話,除了知道戰鬥之外,一點兒也不會討女孩子開心,喬江夏不太喜歡自己也是很正常的。

一向隻在乎能不能變強的男人,此時突然多了點多愁善感,開始在乎起了自己能不能也被喬江夏多看一眼。

無情雙刀客的心裡有了女人,從此他的刀,便少了一絲鋒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