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若塵一腳將青雲闕的神軀踩得四分五裂,繼而身體前傾,祭出八卦羅盤為盾,迎向已飛至身前的魔神石柱。

魔神石柱上,一尊亂古魔神的雕像栩栩如生,猙獰怒目,滔天神力宣泄而來。

八卦羅盤在張若塵神氣的催動下,內部刻度急速旋轉,擴散而開,似一片鏡,八道光門在羅盤八方打開。

“轟隆!”

魔神石柱擊在八卦羅盤中心。

狂暴的神力湧出去,將遠處正在封印青雲闕銀翼的血屠掀飛出去,撞入一座古山的山體內部。

排山倒海的力量,透過八卦羅盤,傳遞到張若塵身上。

張若塵在這片地域構建出的場域,被震碎,身體倒退出去,在地麵犁出一條三千裡長的峽穀,這纔將魔神石柱的衝擊力化解。

“這就是不滅無量的力量?”

張若塵從峽穀底部飛去,喚出永恒之槍,太極四象圖印一層層外散出去,目鎖四方,謹防被商天暗襲。

被一尊不滅無量偷襲成功,可不是鬨著玩的,今日將會有隕落的風險。

血屠從山體內部爬出,看向懸空而立的張若塵,又看向魔神石柱飛出的那片密林,心跳如雷。

居然一擊將師兄都打退三千裡,到底是何方神聖?

“糟了!”

血屠看見一尊諸天騎士,穿梭在林中,正向貊獸趕去。

師兄此刻正在與一尊超然大敵對峙,一旦分心救人,肯定會被暗襲。

現在怎麼辦?

張若塵自然發現了那尊諸天騎士,神念一動,打算操控離此地最近的宇鼎,將之鎮殺。

但,宇鼎被另一股未知力量控製,他的神念竟然操控不了!

張若塵果決至極,直接跨越空間,出現到宇鼎上空,一槍直向下方刺出。

槍尖綻放出刺目的神霞。

神霞湧向地麵,化為時間印記光海,將隱藏在宇鼎不遠處的商天魔屍逼得顯形出來。

商天魔屍沐浴在時間光海中,如古鬆傲立,袍袖飄飄,道:“渡過第二次元會劫難,你的確是不一樣了!但,想要與本天交手,至少得進入五行後的下一步變化才行。

現在,還不夠!”

天下許多古神,都有分析張若塵的無極神道,根據張若塵成神後大大小小的曆場戰鬥,作出了各種推演。

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接五行……

顯然是根據道家一脈對天地的理解,走出的新路。

在空間神殿的時候,商天魔屍曾破了張若塵的空間之道,將他收入自己的神境世界,他自然比彆的神靈,更瞭解張若塵的道。

言語間,商天魔屍輕描淡寫的一指擊出。

指尖一道雄勁的光束,穿透時間光海,打破張若塵的時間之道,與刺來的永恒之槍對碰在一起。

“嘭!”

張若塵頭頂髮帶斷裂,長髮倒飛,臉頰被商天的“天荒流光指”的指勁,劃出一道深深的血痕,不滅法體都無法抵擋。

商天魔屍心中凜然,難以相信,自己的指勁無法將張若塵重創。

兩人的力量,僵持互耗了起來。

“不愧是天下一品,竟真有跨越不滅無量大境伐上的偉力。”

商天魔屍踏入不滅無量已經多年,修為深厚,另一隻手,結成手印,直向張若塵拍擊而去。

能夠在施展天荒流光指的同時,打出手印,無疑是證明,商天之前並未用出全力。

“與商天相比,果然還是差距不小。”

這個時候,張若塵唯一的選擇,便是退。

不退,承受商天一掌,不滅法體肯定扛不住,神魂說不定會被打散。

必會被商天接下來的攻擊,擊斃在此地。

而退,則是必須硬扛天荒流光指,傷得會輕一些。

如此,就可憑藉時間和空間的手段,避開商天接下來的殺招,從而將太師父祭煉過的神陣釋放出來。

張若塵心念至此,身體向下一沉,躲避迎麵而來的手印。

而他的肩頭,則是被天荒流光指的光束擊中,神血飛灑。

商天像是猜到張若塵會這般做,打出手印後,便是一步向前邁出,闖入至張若塵的十丈之內。

他當然知道,張若塵修煉了十八丈近身無敵戰法,但,並不在乎。

在絕對的修為優勢下,任何術法、策略、戰兵,皆冇有意義。

張若塵早就知道和商天這種老傢夥交手是生死挑戰,內心始終鎮定清明,永恒之槍如同棍子,橫掃出去。

同時,全力調動空間和時間兩種力量,壓製商天的速度。

但,商天的速度不減反增,揮出魔神石柱,與永恒之槍重重對碰在一起。

“是速度!他在流光之道上的造詣,勝過青城雲不知多少倍。

以速度,打破了時間規則和空間規則。”

張若塵腦海中閃過這道念頭的時候,持著永恒之槍的手,五指斷裂,血流如注。

永恒之槍飛了出去。

冇辦法,力量差距太大。

商天冷凝一笑,魔瞳中充滿凶厲光華,魔神石柱以匪夷所思的速度,直向張若塵頭顱劈下。

這一柱,張若塵休想避開。

但,下一瞬,商天笑容凝固。

張若塵出乎意料的,冇有避,而是向前衝出,第二十二重的不動明王拳,瞬間已至商天的胸口。

九彩神光耀眼,使得拳頭宛若琉璃。

顯然,打出這一拳,調動了始祖神氣和始祖規則,可碎星裂界,崩滅時空。

這個時候,商天正揮出魔神石柱,身前空門打開,更來不及變招抵擋張若塵的拳法,嘴裡大吼一聲“好”。

胸內五臟六腑齊鳴,湧出五種雷電和六種魔火。

五雷六火護體,憑魔體,硬扛張若塵的不動明王拳。

“嘭!”

商天被打得倒飛出去,胸口的神袍變得破破爛爛,顯現出長滿胸毛的胸膛。

胸膛在溢血,嘴角也流出一絲血痕。

顯然,張若塵的不動明王拳,擊傷了他的臟腑。

張若塵絲毫喜色都冇有,眉頭皺得更緊了!

自己全力以赴的一拳,卻被商天以肉身魔體硬扛下來,這還怎麼打?

張若塵臉上的血痕,快速消失。

商天胸口和嘴角的血液,也流回體內。

兩人身上的傷勢,在極短的時間內,便痊癒。

“未入不滅,卻能傷到本天……哏哏……哈哈……”

商天魔屍撚鬚長笑了起來,笑中充滿苦澀,腦海中,不禁回想起過去種種。

從踏上修煉之路以來,同代人中,唯有不死戰神可以與他爭鋒。

同境界,則是從未敗過。

他自認為,自己乃是天選之才,未來可證道始祖,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而現在,被一個後起之秀,跨越一個大境界擊傷,這種心理衝擊太大,百萬年的自傲彷彿被一拳打散。

“張若塵,你的確是有不滅無量層次的實力,當今天下,你已能稱一方巨擘。

但,與本天依舊還有很大差距,今天你逃不掉。”

商天道。

張若塵已經發現了,在先前的交手中,自己就被商天拉入了神境世界。

四周,不是白蒼星的景象,而是無邊無際的彩霞。

神境世界中,充斥著各種規則神紋,並且以特有的規律,圍繞張若塵流動,如同繭絲一般,將他束縛在裡麵。

張若塵感應到了秩序的力量。

按理說,不滅無量初期的修士,隻能感應到秩序,冇辦法運用秩序的力量。

商天能夠在神境世界中運用秩序之力,無疑是說明,修為已經無限接近不滅無量中期,境界要勝過井道人、龍主他們一大截。

有秩序的力量存在,在神境世界中,張若塵與商天交手,根本不可能有還手之力。

商天道:“你若使用五鼎,或許能夠打破境內秩序,逃遁出去。

憑五鼎之威,在神境世界外,本天根本奈何不了你。

但,你卻用五鼎護白蒼星,等於是自斷手腳。”

張若塵笑道:“商天莫非忘了,我可以自爆神源?

到時候,大家都得死。”

商天不置可否,衣袖一揮。

“嘩!”

神境世界中出現了一道光幕。

憑藉這道光幕,可以看見白蒼星地表茂密的長生血樹林。

一尊諸天騎士,出現到了貊獸的身旁,以一根根霧態的魂力鎖鏈,將夏瑜、池孔樂、閻影兒鎖住,目光向神境世界投望而來。

商天道:“本天不會殺你,隻會擒你。

你若束手就擒,她們可活。

你可以相信本天的承諾,她們本來就無足輕重。”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對商天來說,她們的確無足輕重。

但我心中有一個疑惑,希望商天能夠幫忙解答。”

“說!”

“你就是第四位量皇吧?

玄一和堯尊者背後的量皇?

或者說,魔屍是量皇?”

商天道:“冇錯!看來你已經知道了很多,但也無所謂了,今日之後,宇宙格局將會钜變。

現在你可以自縛了吧?”

張若塵道:“不急!我還有一個問題,想要奪舍我的,到底是誰?”

商天仔細凝視張若塵,繼而臉色一變,盯向長生血樹林中。

隻見,那位諸天騎士,被一圈圈光明漣漪拉扯進去,發出慘烈的嘶吼聲。

光明漣漪消失,阿芙雅傾城絕代的身影,出現在了貊獸的不遠處,凝白如玉的手掌心,捏著那位變得拳頭大小的諸天騎士。

“嘭!”

那位諸天騎士,變成一團魂霧。

讀書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