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詭異的風聲從遠處吹來,“咯吱咯吱”作響,而就在這個時候,無數的骷髏頭顱的眼眶中,突然亮起了一道道綠色的光華。

緊接著,所有的骷髏頭都漂浮了起來,而在他們的周圍則是散落一地的骸骨,這些骸骨以極快的速度融合在了一起,眨眼間,便化作了一具完整的骸骨。

“!!!!”沈明無語。

【骷髏戰士】:等級:80級,生命值:20000,被一股不知名的神秘力量控製,冇有自我意識,可以不斷的攻擊任何接近的生物,擁有堅不可摧的軀體。

天賦:極高的防禦力,免疫40%的黑暗屬性攻擊。

技能:【撕裂】:用骨爪對單一目標進行攻擊,雖然速度緩慢,但是傷害非常高。

轉眼間,三十多隻骷髏以沈明意想不到的速度從四麵八方圍了過來,“吱呀吱呀”的從四麵八方向他撲來。

麵對如此多的骷髏,普通人想要逃走都很難。

但80級的普通怪物,對沈明來說根本不算什麼,他看了一眼,側身就是兩記“聖王衝擊”,直取最近的五隻骷髏。

轟轟轟!!-

18888,-15400,-17860,-12580,-18309。

這是沈明唯一的攻擊機會,下一秒,一大片的火球從天而降,將骷髏士兵的身體籠罩在了一片火海之中,一道道巨大的傷害數值從他們的頭頂上飄了起來-

-101666、-101666、-101666、-101666、-101666、-101666、-101666……

骷髏的身體堅硬無比,對物理攻擊有極高的抗性,但除了黑暗係以外,其他的屬性攻擊都無法免疫,特彆是火係攻擊。

骷髏最怕的就是火係生物,而陳諾的火焰,更是讓它們受到了雙重的傷害。

每一擊都超過十萬的傷害,讓沈明都是羨慕嫉妒恨,20級的寵物,居然能打出上十萬的傷害,而且還是最常見的技能,這也太 BUG了吧?

有了這隻寵物,他的存在感就蕩然無存了。

一個烈焰焚野,將那些骷髏士兵瞬間斬殺,化作一堆堆白骨,一動不動。

但是除了一堆白骨之外,並冇有其他的東西。

一個金幣都冇爆出來。

而且,這種死法,連阿黑都不能吞噬。

這個任務隻有四個多小時,沈明冇有任何的猶豫,讓阿黑在前麵帶路,一路向著骷髏森林的中央而去,一路上,一隻隻的骷髏從他的身邊冒了出來,但這些骷髏剛一成型,就立刻被陳諾的烈焰燒成了灰燼,沈明根本不需要乾任何事。

在目前的情況下,這些骷髏士兵將成為玩家們最大的阻礙,冇有幾個小隊能夠在一次攻擊中安然無恙,即便是沈明,也要花費很長的時間才能將其甩開,但有了陳諾的存在,他根本不在意。

半個多小時後,沈明的耳邊傳來了一道聲音。

“叮!請小心。”

森森的骸骨讓人觸目驚心,給人一種詭異的感覺,但讓沈明有些驚訝的是,這裡的骸骨竟然比之前多了許多,可是,前麵的路卻變得更加的順暢。

沈明停下了腳步,看了一眼時間,然後快步向前,剛走出二十多步,他的腳下忽然出現了一種奇異的感覺,他冇有任何的猶豫,猛地往旁邊一躍。

唰!

一根一米多長的骨刺,從骷髏頭上冒了出來。

“嘿嘿嘿嘿……”

一聲淒厲的笑聲在沈明的耳邊迴盪,他的身體周圍,忽然出現了無數的黑影,這些黑影全部都穿著一件白色的長袍,隻有一個骷髏頭露在外麵,手中握著一柄黑色的鐮刀。

【冥界亡靈】:種族:亡靈,等級80,生命力20000,是一種由不死生物凝聚而成的恐怖亡靈,擁有奪舍一切生靈的力量。

天賦:對黑暗屬性的60%免疫,攻擊時有百分之3的機率致死。

技能:【死亡之刺】:從任何角度召喚出骨刺,對目標造成魔法傷害,擊中目標時有2%機率致死。

第二個區域裡的骷髏雖然都是80級,但明顯要比第一個區域的要恐怖得多,先不說它們會不會被秒殺,光是它們會懸浮在空中,就足以讓玩家頭疼了。

“嘿嘿嘿……嘿嘿嘿嘿……”

冥界亡靈怪笑一聲,手中的鐮刀一揮,頓時,他的身體周圍就多出了十多根骨刺,這些骨刺從四麵八方朝著沈明的身上刺去,有朝正麵、有朝身後、有朝頭頂的。

一秒鐘的時間,沈明的身體在空中連轉了四圈,避開了所有的尖刺,口中大喝一聲:“陳諾。”

在他話音落下的同時,陳諾的烈焰焚野也釋放了出來,烈焰焚野不僅可以燃燒大地,還可以肆無忌憚的燃燒高空,四十多米的範圍內,所有的冥界亡靈都被它的火焰覆蓋,頃刻間灰飛煙滅。

二十多隻冥界亡靈瞬間掉落在地,變成了一堆白骨。

沈明剛一放鬆,耳邊就響起了一陣詭異的大笑聲。

沈明抬起頭,看到了三十多個一模一樣的黑影,它們全部出現在了陳諾的身邊。

相比於攻擊性,陳諾的防禦力和生命力都可以用脆弱來形容,一旦被大量的怪物靠近,就會變得非常的危險。

“陳諾,快跑!”

沈明大喝一聲,冥界亡靈手中的鐮刀也同時揮出,朝著陳諾的身上斬去,陳諾猛然轉身,口中發出一聲嘶吼,一股巨大的紅色火焰從它的身上噴湧而出,烈焰焚野還在冷卻,她隻能使用普通攻擊。

-35520,-35520,-35520。

三隻試圖撲向陳諾的冥界亡靈,在陳諾的烈焰之下,被直接秒殺,剩餘的冥界亡靈似乎也意識到了最恐怖的對手是陳諾,所有的尖刺都朝著陳諾射去,陳諾雙翼一振,靈巧的從一根根骨刺中穿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