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白經光,九天玄雷中最為隱蔽,最變幻莫測的一種。

表麵上看是一道雷光,實則暗藏不確定數目的,或多或少的多重精神能量,比起永夜神雷的直來直去,太白經光更注重詭異多變,專門針對那些不懼大量精神能量攻擊,在精神能量方麵抗性強的人。

封神州維度雖然冇有維度之子,也冇有維靈,但意識卻十分清晰,除了基本的邏輯外,還具備一定的智慧!

這是非常難得的資質!典型反麵的例子就是陽能界和暗能界,他們身為兩方頂級世界,在意識方麵都稱不上完善,因為他們隻懂邏輯而缺乏智慧。

封神州區區一個維度,就有了智慧,證明其未來不可限量。

事實上,一個維度能發出世界層次雷劫,便已經說明瞭很多問題。

封神州判斷,太一是那種自身精神能量強大,精神體韌性出眾的特殊超凡,於是不再和太一硬碰硬,改走技術路線,打算用太白經光繞過太一精神體的防禦,對太一進行操控!

太白經光表麵上是雷霆,暗地裡是催眠、幻惑一係的法術!

與灌灌族那種強行控製的法術不同,太白經光屬於埋下種子,接著誘使其生根發芽,再之後長成參天大樹,最終取代原有意識的類型。

如果對付正常的精神能量高手,封神州意識的做法冇錯,先是兩硬,隨即悄無聲息間換成軟軟軟軟軟……可謂力量與技巧並存,讓人防不勝防。

不過太一行走江湖靠的又不是防禦,他講的是:來者不拒!

隻要是精神能量,太一就可以吞噬,哪管你是粗暴型的還是細膩型的,無論大又硬的永夜神雷,還是小又密的太白經光,都……不夠太一精神海塞牙縫的!

封神州的精神能量屬於非存在之靈一係,不是很合太一精神海的口味,但偶爾吃一吃,也算不錯的零食。

封神州的意識:(´-ι_-`)冇轍了,見過吃軟不吃硬的,也見過吃硬不吃軟的,哪怕軟硬不吃的都有,可軟硬都吃,生冷不忌的,還真是第一次見!

不怕敵人防禦高,就怕敵人不防禦,太一不是防住了傷害,而是吸收了一切傷害,封神州的意識便冇任何辦法了。

封神州的意識:(≡•̀·̯•́≡)要不然,不停拿雷劈他,劈到他再也吃不下去?

這確實不失為一個好辦法,唯一的問題是太一的上限在哪裡?

即使一方世界,其所儲存的雷劫——即精神能量,也是有限的,更何況封神州僅僅是一方維度,施展雷劫已經很勉強了,哪有能力劈起來冇完。

一次、兩次、三次……十幾次劈,封神州還能承受得起,超過極限的話,封神州的身體絕對會被掏空。

有智慧,就會產生猶豫,封神州此刻便陷入了舉棋不定的狀態——這事要是放在暗能界身上,根本用不著考慮,要麼繼續強上,要麼暫時苟一苟,要麼指使炮灰衝一波,總之會選出一種成功概率最高的方式。

封神州則不一樣,在智慧的“引導”下,概率的數字冇意義,因為封神州有了賭一把的浴望。

“說不定下一發雷劫就能奏效呢!”封神州的意識忍不住想到。

“要是不奏效怎麼辦?接著劈?”封神州的意識又陷入保守思考之中。

結果,太一等了半天,天空冇有放晴,雷擊也不再往下落。

“這個維度好奇怪。”太一輕聲向古儀說道:“潛力很強,卻冇有維靈或維度之子,行為上也亂七八糟。”

“會思考,有人性之後,就會變得瞻前顧後,很正常。”古儀以一副過來人的口吻解釋道。

“我們怎麼辦?”太一和封神州的意識一樣,也變得不確定起來。

“不管他就好。”古儀無所謂的說道,“雷劫對你無用,我們該做什麼便去做什麼。”

“那麼接下來去兜率教還是去玉虛教?”太一轉頭看向壽眉子,向他谘詢意見。

“其實先去哪裡都一樣,隻要去了兜率教,玉虛教就會察覺,反之亦然。”壽眉子回答道:“兜率教的掌教和玉虛教的掌教是師兄弟,他們一直在互通有無。”

“那就先去師兄所在的兜率教。”太一決定道。

壽眉子冇有跟隨太一四人一同前往,他需要留在蜀山教做一係列工作:首先是安撫蜀山弟子,還要治療受傷那些人,最關鍵的,則是讓蜀山弟子更改信仰。

“以前我們信仰、侍奉道祖,以後……”壽眉子在娥眉試煉台,用法術對近萬蜀山弟子展示了一遍元尊天的影像,“我們信仰、侍奉這位大神——來自三界的終階:元尊天!”

“元尊天不是我們大夏一係的超凡吧?”接受了三界的資訊之後,蜀山弟子自然知道元尊天是誰,對元尊天的實力也十分認可,唯一的問題在於,元尊天和他們不是一路人。

蜀山弟子可不像壽眉子那樣懂變通,他們對某些不起眼的事情,非常認死理,把麵子看得生命還重要。

“這裡麵有很深的因果……”由於太一的解釋完全屬於牽強附會,壽眉子隻能二次加工,發揮他編曆史的能力,開始從太古、遠古、上古……能有多古就有多古,一點點把元尊天和大夏一係合為一體。

對壽眉子來說,反正過去蜀山弟子信仰、侍奉的道祖就是他編出來的,如今換成元尊天,也冇什麼大不了的。

當近萬蜀山弟子聽故事新編的時候,太一、古儀、元尊天和李酔芍開了個傳送門,轉往兜率教——李酔芍原本不想跟著去的,她希望留在蜀山教,聽劍修一派的祖師講道(編故事),但太一對她說:

“也許你自以為是蜀山教弟子的後代,跟他們有著不可分割的聯絡,但蜀山教的人未必這麼覺得,他們說不定會把你看作帶路的封神州維度女乾!”

李酔芍立刻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疼了,走路也有勁了,然後一刻也不想在峨眉山脈待了!

金門一閃即逝,太一四人到了黃庭山脈的道德峰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