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傢夥……”

流風星君目光從那兩滴精血身上挪開,落在史遙星君身上。

史遙星君的從容,讓他感覺到了不對勁,後者若是冇有絕對的把握,豈敢答應下來?

流風星君心中更相信雲息樓的情報,所以,他眼下要緊緊的盯著史遙星君,一旦後者有什麼動作,他便可立刻察覺。

而文心星君三人的目光則是緊緊的盯著那兩滴精血,在他們的注視之下,兩滴精血越靠越近,其上瀰漫的大道波動已經相互接觸。

“嗡……”

在一眾強者目光的注視之下,那兩種表麵上看似不一樣的大道波動,卻並未出現半點排斥,在短暫的接觸後,兩種大道竟然緩緩交融。

“同源大道!”

“果然是出自同一祖地!”

“這四位星君欺人太甚,居然逼迫我們大人做出如此屈辱之舉!”

見到這幕,史遙星君身後的一眾強者們頓時按耐不住,怒喝出聲。

文心星君三人的麵色也瞬間變得陰沉不已,流風星君雖然冇有去看那兩滴精血,但是也能敏銳的察覺到了那股波動,然而,他卻冇有發現史遙星君有任何異動。

“四位,你們可滿意了?”

直到兩滴精血中的大道交融,史遙星君這才沉聲開口,其眼神中充滿了屈辱和憤怒。

那般模樣,像極了因為實力不夠,被人羞辱後的悲憤和惱羞。

“這不可能,她肯定不是情報中的禦星女帝!”

史雲星君低喝出聲,作為代價的那點神物,雖然會讓他有些肉疼,但是還不至於如此失態。

他更為在意的是,史遙星君到底是用了什麼手段,瞞過了他們四人。

文心星君一言不發,袖袍一揮,一道充滿了精純大道波動的神物漂浮而出。

史遙星君毫不客氣將其收下,而後目光看向流風星君三人。

見到文心星君主動如此,流風星君三人即便心中依舊抱有質疑,也隻能拿出自己許諾的神物。

身為星君,他們實在拉不下臉為了一點神物而耍賴,更為關鍵的是,他們若是不給,史遙星君肯定會將這番“羞辱”彙報給撼雲之主。

雖然說,撼雲之主可能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做搭理,但是,萬一因為外域之事,這位存在做做樣子來庇護史遙星君,他們所需要付出的就不止這麼一點了。

“四位,多謝你們不遠萬裡送來的資源!”

收下四位星君賠償,史遙星君的神色也緩和了許多,口中還不忘調侃道。

聽到這話,流風星君幾人的神色都顯得不太自然。

哪怕是到了現在,他們依舊懷疑史遙是在欺瞞他們,畢竟,此事事關重大,甚至可能打破撼雲宙域現在的格局,哪怕隻有一絲可能,他們都不會無視。

“史遙星君,撼雲令交待之事,做得如何了?”

而最先給出神物的文心星君,突然開口詢問道。

“撼雲令之事,本尊自然不敢有半點放鬆,每時每刻都安排人在星域各處中搜尋。”

史遙星君眉頭微皺,心底陡然湧起一抹不安,不過同為星君的存在問起撼雲令之事,他也不敢置之不理:“而且,本尊每天也會親自在州域中搜尋一番!”

“你麾下州域底蘊最弱,如此艱難的任務,實在是辛苦你了。”

文心星君感慨道,眼神充滿了同情之色。

“帝君大人交待之事,我等赴湯蹈火都得做好,哪有辛苦這一說?”

史遙星君搖了搖頭,一副為了撼雲之主鞠躬儘瘁死而後已的模樣。

這一幕,卻看得流風星君幾人心中翻騰。

撼雲之主交待下來之事,他們幾位星君雖然說不上陰奉陽違,但是如果冇有讓他們心動的嘉獎,他們也不會太過上心。

史遙星君這般模樣,尋常混沌之主們可能會有所動容,但是,在他們眼中,為了百斤流雲之晶,每天都搜尋整個州域?這種鬼話,他們可不相信。

“不愧是被帝君大人看重之人,史遙,你做得很不錯!”

文心帝君感慨道。

“你什麼意思?”

這時,史遙星君終於聽出了文心星君話語中有些不對勁,沉聲道。

“流風,咱們幾人身為星君,對於此事豈能不管不問?”

文心星君並未回答他,目光看向旁邊的三位星君,突然說道:“本尊決定,派我麾下最精銳的親衛,來史遙州域支援史遙星君,爭取早日找出帝君大人要找的外域之人!”

話音剛落,流風星君一愣,史雲星君更是直呼我屮,這貨看上去正義凜然,肚子裡卻全是壞水。

“我離伯星君能力有限,這樣吧,我就派一位混師和五個混沌之主過來支援史遙星君。”

離伯星君反應最快,當即說道:“史遙星君,你該不會嫌棄我這一份綿薄之力吧?”

“不必了,現在我州域中並無異常,若是真有外域之人入侵,本尊也會第一時間發現,就不牢幾位操心了。”

史遙星君哪能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連想都冇想,一口就回絕道。

“史遙,咱們同為宙域子民,為宙域安危獻上一份力量是應該的,你就不要推脫了。”

史雲星君嘴上雖然這般說著,但是臉上佈滿了戲謔之色。

“史遙,難道你敢說現在冇有外遇之人從你州域中進來?若是真有半分差錯,你可擔當得起這份責任?”

流風星君更是直接開口大喝道:“本尊與文心一樣,就讓我的親衛們過來好了。”

麵對幾人的一唱一和,史遙星君麵如豬肝,但是對方找得藉口實在太過正義凜然了,而且他們自己並不進入這方州域,讓得史遙根本無法拒絕。

但是,先不說史雲星君與離伯星君派出的麾下,流風星君與文心星君的親衛,每一位都是老古董,實力強大不談,眼力還極為驚人。

若是任由他們進來,恐怕史遙州域中,將再也冇有任何秘密可言!

“好了,此事就這麼定下了,本尊的親衛已經出發,三天內,必能趕至,史遙道友,你不必著急。”

流風星君咧著嘴角,大笑道,那般模樣,就差點冇捧腹大笑了。

文心星君三人也都是如此,而後作勢告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