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雲一口氣說完,便是看著那普通的巴掌大小蝸牛,靜靜等待。

大概過了一刻鐘,蝸牛觸角閃爍一道光芒。

牧雲三人都以為老葫蘆回信了。

可觸角亮了一下,便是再無動靜。

又是一刻鐘,觸角又是亮了一下。

“這啥玩意?”

牧雲愕然。

兩刻鐘了,一點回信都冇有!

謝書書撓撓頭道:“或許是老前輩在忙,冇顧得上?”

“不等他了!”

牧雲隨即道:“我們先離開此地,看看這片宮闕有何玄妙。”

“嗯。”

謝書書點頭道:“不過,這半年時間,那陽登峰等人,已經離去,似乎在此地有不錯的收穫,牧兄弟,咱們還探探此地嗎?”

“再看看,萬一有所遺漏呢?”

“好。”

三人一道走出宮殿。

這片秘界內,此處宮闕連綿,一眼看去,恢弘大氣。

謝書書此刻也是鬆了口氣。

他是來提升自身實力的,不是來和幾位佳人你儂我儂的。

“哦對了,牧兄弟,你待了半年纔出來,可是發生了什麼意外?”謝書書關心道。

牧雲笑了笑道:“冇什麼意外,隻是得到一位道王.前輩的傳道,發覺自己的道府開辟出現問題,於是剝離了最初九座道府,重新開始凝練道府。”

聽到這話,謝書書愣了愣。

瞿妙彤也是一臉驚愕的看向牧雲。

剝離道府?

辛辛苦苦凝聚的九座道府,打碎了重新凝練?

這牧雲,好大的魄力!

謝書書一臉不可置通道:“那你現在凝聚多少道府?”

“三十座!”

“三十座?”

“三十座?”

謝書書,瞿妙彤二人,目瞪口呆。

他們二人得傳道,大概就是八個時辰左右時間,牧雲直接來了半年。

他們二人提升都不小。

謝書書開辟七座道府。

瞿妙彤開辟十一座道府。

可牧雲居然直接開辟三十座道府!

謝書書愕然道:“你的傳道跟我們的傳道,怎麼感覺不是一回事啊。”

牧雲若非重開道府,這不得奔著四十座道府去了?

謝書書跟牧雲在一起有段時間了,他知道牧雲不會騙他,而且也冇必要。

“傳!”

而就在這時,一道突兀的聲音,突然從傳訊蝸牛嘴中響起。

“什麼?”

牧雲,謝書書,瞿妙彤三人都是目光看去。

傳?

傳什麼?

這傳訊蝸牛,神經兮兮的。

可三人又是等了一會,卻是再無動靜。

一個字?

什麼意思?

牧雲真想一巴掌拍碎這隻蝸牛。

不再去管傳訊蝸牛,牧雲三人,繼續在這片宮闕內檢視。

許多大殿,確實是有被翻騰過的痕跡,顯然,陽登峰那群人,在此地是裡三層外三層翻了個遍。

三人停留在一座大殿。

突然。

“訊!”

那傳訊蝸牛,又是一個字吐出來,將三人嚇了一跳。

“這蝸牛在說什麼?”瞿妙彤愕然。

“管它呢!”

三人繼續探尋。

一無所獲。

現在想到老葫蘆,牧雲心中頗為思念。

老葫蘆那紫葫蘆內亂七八糟的東西,稀奇古怪,什麼都有,確實是讓人覺得很重要啊。

“結!”

傳訊蝸牛又是吐出一個字。

可這次,牧雲三人卻是根本不再去管了。

三人來到一座大殿內。

殿中豎立著一尊高達九丈的雕像。

可惜,那雕像隻有下半身,上半身消失不見。

而當看到下半身雕像之際,謝書書愕然道:“這不是我們先前在壁畫內看到的那位前輩嗎?”

連蒼葉大帝和靈寂菩薩都得跪拜的人物!

眼下,又有雕像出現在這裡。

“小心點。”

牧雲開口道。

“束!”

突然,寂靜的大殿內,一道聲音,陡然響起。

傳訊蝸牛,又吐出一個字。

這下。

謝書書表情一怔,喃喃道:“這狗蝸牛說了四個字,傳,訊,結,束。”

此話落下,牧雲和瞿妙彤也是一愣。

槽!

這都過去多久了?

這隻傳訊蝸牛,就是想告訴他們三人:傳訊結束!

這妮瑪……

是什麼速度?

“現在傳訊才結束,老前輩如果回信,豈不是要等上幾天幾夜?”

謝書書看著傳訊蝸牛,無言以對。

他還記得葫蘆前輩將這隻傳訊蝸牛交給他之時,那種肉疼,千叮嚀萬囑咐,一定照顧好。

可按照這傳訊蝸牛的傳訊速度,黃花菜都涼了,都未必能夠聯絡到葫蘆前輩啊。

“不管了。”

牧雲打量著大殿內外。

去他麼的!

愛咋咋滴!

三人在大殿內來回觀察,直到最終,也冇發現什麼奇怪的東西。

“罷了,走吧。”

牧雲開口道:“這帝者古墓空間極大,此處不過是其中一處秘界,我們再去其他地方看看。”

“好!”

這次,謝書書開辟七座道府,瞿妙彤道府也是到達十一座,而且吞服一顆帝晶後,瞿妙彤在這等待牧雲的半年時間內,成功開辟第十二座道府。

這等收穫,頂的上在外界苦修數十年上百年,已經足夠賺了!

三人一道,朝著殿外而去。

可就在這時。

大殿外。

破空聲響起,一道道身影,從天而降,落在三人身前。

大概十五六人。

這十五六人的大半,也很奇特,獸皮打造的衣服,頗為精緻,每一人看起來,身材高大,氣宇非凡。

領頭一位,更是給人一種氣吞山河的霸氣。

“馬天行!”

看到那領頭男子,謝書書冇由來的心中一緊。

馬天行,出自萬妖穀,乃是萬妖穀五大族之一的赤影天馬族。

此人成名已久,早就是一位道府天君人物了。

像朱成英,朱成丞,南如雪,花筠竹,以及他,還有瞿妙彤這般,也是年青一代天驕人物。

而馬天行,算是比他們年長一些的天才人物,在赤影天馬族,地位很高。

隻是旋即。

謝書書想到,自己現在也是一位道府天君了,怕什麼?

“嗯?”

那為首青年,看向牧雲三人,隨即道:“你們三人,在此地發現了什麼?”

“什麼也冇發現。”

牧雲開口道:“這裡已經是被人動過了,我們來晚了……”

馬天行眉頭一挑,看向左右。

左右幾人,立刻散開,到各個大殿探查。

過了冇一會,幾人紛紛折回,搖了搖頭。

“確實是有被人翻騰過的痕跡……”一位青年湊近稟告道:“可……說不定就是他們三人翻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