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哥,你還在那兒愣著乾嘛?趕快過來啊!”假山後麵的軒轅莊高聲高調地催促古牙一潔。

古牙一潔回過神來,向軒轅莊飛躍過去。

在軒轅莊麵前站立,古牙一潔目光黯然,此前的灼人氣焰已蕩然無存。

軒轅莊身子像磐石一樣紋絲不動,目光警覺地盯著古牙一潔。

這樣,他們倆麵對麵地僵持著。

過了片刻,古牙一潔忍不住開口問:“軒轅莊,你身懷絕技,是不是確信就能勝過四太子我呢?”言語間流露出他內心的忐忑。

“四哥,這個你想知道嗎?”軒轅莊笑著反問道。

“廢話!四太子我當然想知道!”古牙一潔瞥了軒轅莊一眼,貌似不屑的樣子,但說話語氣很重。

“四哥要是不服氣,我倆就打個賭如何?”

“哼!打賭就打賭,到底誰怕誰呀?”

“如果我輸了,我甘願受罰,隨便四哥怎麼處置都行,並且,從此以後我死心塌地聽從四哥使喚。”

“好!軒轅莊你說話可要真的算數!”古牙一潔眉毛一揚眼睛一亮,好像他說這話有底氣似的。

“嗯?”軒轅莊愣了一下,覺得古牙一潔怪怪的,也隨他去了,隨即肯定地說:“當然算數!”

“嘿嘿!”古牙一潔冷笑了一下,冇忘提他耿耿於懷的事,“軒轅莊,如果四太子我贏了,你得老老實實地交待,你是怎麼認識父皇的,父皇又為什麼認你為義子的,這是不是古牙一純從中搞的鬼?”

軒轅莊略略地思忖了一下,“就這個嗎?冇問題!”

“如果四太子我輸了,我就不追究你任何責任,但你必須立馬離開皇宮遠走高飛,從此不再到父皇麵前拋頭露麵,並且和古牙一純斷絕來往,如何?”

“四哥,我為什麼要答應你這個呢?你是懷疑當今皇上做錯了什麼嗎?還是你和三哥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呢?”

“軒轅莊,你怎麼那麼多的廢話?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四哥,你這麼說就不對了,我軒轅莊從來都是有恩報恩有仇報仇,不願意欠什麼人情,但從來也不會膽小怕事!”軒轅莊理直氣壯地反擊。

“軒轅莊,四太子我現在已經給你機會了,要是你不懂得,那你就不要怪四太子我心狠!”古牙一潔黑著臉威脅道。

“哦?我軒轅莊也不是嚇大的,我倒想試試看,四哥你能奈我何!”軒轅莊根本就不甘示弱,“請四哥賜教吧!”

他們倆彼此對看一眼,不約而同地騰挪飛躍起來,就赤手空拳地較起勁了。

履石踏花如蜻蜓點水,竄上縱下似蝴蝶飛舞。

你追我趕爭先恐後,你來我往針鋒相對。

“來人啦!打起來啦!”

“來人啦!打起來啦!”

剛剛來到後花園的兩個宮女,見狀驚慌失措地叫喊。

假山頂上,軒轅莊和古牙一潔正像兩隻鬥雞怒氣沖天地對峙著,聽見宮女叫喊彼此心照不宣地停下激戰。

他們倆各自雙足點在假山上,身子借力躍向半空,再齊刷刷地飛落到地上,正好都落在那兩個宮女跟前。

“啊!”

那兩個宮女異口同聲地驚叫了一聲。

“你們兩個來後花園乾嗎?”古牙一潔厲聲問。

“回四太子的話,皇後孃娘叫我們來汲靈泉水的。”一個宮女聲音顫抖著說道。

軒轅莊這才注意到,這兩個宮女懷裡都抱著東西,那是玲瓏剔透的小水瓶。

那小水瓶軒轅莊一看就想到了,是北溟海底玉珊瑚做的,形狀酷似元木前輩送給他的藥葫蘆。

還是軒轅莊和樂天夢瑤、阿虎第一次來古牙皇城的時候,類似的小水瓶在大街地攤上看到過。

當時阿虎拿起一個把玩,地攤主說:“這水瓶珍貴,是北溟海底玉珊瑚做的呢,要不就買一個?”樂天夢瑤一把拉著阿虎就要走開,“冇那麼多錢,我們不買!”

所以軒轅莊有印象。

不過,皇家的小水瓶,不會在大街地攤上有吧?軒轅莊心裡想,可能不一樣。

這時,有五個巡邏的侍衛路過後花園門前,看到四太子古牙一潔在後花園裡,氣氛又不大對勁,他們在門邊止住了腳步。

“四太子爺,如果有什麼事請吩咐!”為首的侍衛伍長向古牙一潔施禮。

古牙一潔陰沉著臉,掃了侍衛們一眼,卻衝那兩個宮女嚷道:“喊什麼喊?大驚小怪!四太子我和軒轅莊正在切磋武技,誰要是打擾了我倆的正經事,休怪四太子我不客氣!”

說著,他朝那兩個宮女把眼一瞪,故意把嗓門抬得老高,“聽明白了冇有?你倆是母後身邊的,這事要是母後知道了,四太子我拿你們是問!”

“四太子饒命!”那兩個宮女慌忙守路而逃。

侍衛伍長朝古牙一潔拱了拱手,又請示道:“四太子爺,有何吩咐?小的們已在此恭候。”

“冇你們的事了,快滾吧!”

“是!”侍衛伍長躬身又向古牙一潔施了個禮。

隨著侍衛伍長的手一揮,侍衛們迅速離開了。

“軒轅莊,再來,四太子我出手了!”

古牙一潔說著,就拚儘全力出招,招招都針對軒轅莊的要害之處。

軒轅莊絲毫不含糊,一一化解古牙一潔的招式,他使出的招數表麵上看也是狠招,看似招招足以致命,但在功力上有所保守。

而古牙一潔不明就裡,他絲毫不敢疏忽懈怠。

這恰恰中了軒轅莊下懷。

軒轅莊所要的,就是逼迫古牙一潔拚出全力。

隻有這樣,他才能摸清古牙一潔的真正實力,也才能使古牙一潔容易暴露出破綻所在。

軒轅莊還有更重要目的,就拚全力速戰速決,才能贏得時間。

要趕在古牙正螺回來之前,完成交量。

他不能耽擱了古牙皇帝交辦的事,覈查後花園的黑影事件。

“軒轅莊,你輸定了!”

“哼!我就不信了!”

軒轅莊一跺腳,身體飛騰而起,直撲古牙一潔。

他速度非常之快,敢情是一陣狂風,眨眼工夫便到了古牙一潔跟前,雙掌同時朝古牙一潔推過去。

古牙一潔連忙側身躲閃開來。

他還冇喘上一口氣,軒轅莊又襲擊過來,淩厲的掌風呼嘯而至,古牙一潔衣襟獵獵作響。

“軒轅莊,你這個鬼東西!”古牙一潔將牙齒咬得咯咯響,揮掌迎戰軒轅莊。

他們倆人又纏鬥在一起。

軒轅莊身法快捷靈活,招招直奔古牙一潔的要害。

古牙一潔變為招招防守,但是他被軒轅莊強大的靈氣壓製了。

不一會兒,古牙一潔感到體內氣血洶湧,有種脹破血脈和筋絡的痛苦,足以令他窒息。

他覺得自己的身體越來越沉,彷彿陷入泥潭了似的,越苦苦掙紮越往下墜得厲害。

“哈哈!四哥,你輸定了!”軒轅莊佯裝得意洋洋,大笑起來。

“放屁!”古牙一潔果然心有不甘,罵道。

“啪!”

古牙一潔話音剛落,他的腹部就吃了軒轅莊一掌。

他疼痛難忍,感覺自己五臟六腑都錯位了一樣,實在是扛不住了,“嘭!”的一聲,跌落到地麵上。

“我早就說過,四哥,你輸定了!”軒轅莊假裝非常狂妄,故意高傲地說,“四哥,你根本不是我的對手!”

“哼!你這鬼東西得意個啥?”古牙一潔已狼狽不堪,卻還嘴硬,“有本事就再打過來啊!”

“嘿嘿!四哥以為我不敢嗎?”軒轅莊冷笑道。

說完他使出一招猛虎撲食,朝古牙一潔直撲過去,速度快如閃電。

在古牙一潔慌忙躲閃的一刹那,軒轅莊頻頻扇出犀利的掌風,如強勁的龍捲風將古牙一潔捲到半空中。

說時遲那時快,軒轅莊朝半空中的古牙一潔拍了一掌。

古牙一潔飛了二十五步開外,落入金水池。

“嘩啦啦!”激起一池靈泉水四淺。

古牙一潔嗆了幾口水,手忙腳亂地從金水池裡爬上來,渾身濕透,一連打了三個噴嚏,臉色變得蒼白。

軒轅莊見古牙一潔簡直是醜態百出,差點笑出聲來,說:“四哥,實在對不起了!你現在還有什麼話說?”

“哼!”古牙一潔冷笑了一聲,還不甘示弱,“軒轅莊!你以為你這就贏定了嗎?走著瞧!”

說罷,古牙一潔一個轉身,雙腳點地施展輕功,如同一條黑影飛掠而去,一眨眼便到了後花園的門口。

古牙一潔的這一情形,使軒轅莊聯想到魚魔王的化身,就是那條在空中飛掠的北溟鯊魚。

“四哥!四哥……”

軒轅莊一邊叫喊一邊衝到後花園的門口,環顧一下四周,卻不見了古牙一潔的蹤跡。

他不由自主地抬起右手放在眼前,鬆開緊握著的拳頭,仔細看了看捏在手心的那根捲成一團的毛髮。

這根亮晶晶的毛髮,似乎還殘留著古牙一潔的體溫。

“五弟!”這個時候,軒轅莊聽到有人叫他。

抬頭看過去,見三太子古牙一純正朝著他飛掠而來。

他趕忙將那團毛髮掖進袖袋,徑直迎了上去,說話有些激動:“三哥……你怎麼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