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進入副本裡的玩家,都會有一縷靈魂被係統綁定,無論你在副本多麼強大,被抹殺也隻是係統一念之間。

“主人,我不明白。”白糰子係統將一顆拳頭大小的血玉珠提煉出來,遞給了靈洬。

“你是個器靈,你能明白什麼。”靈洬接過血玉珠,紅光綻放,飛快進入他的身體,修補著他破碎的神格。

“主人,這些養料還不夠,距離你的恢複,還需要很多很多的能量,為什麼要提前抹殺,再給張羽一點時間,他就會成為一個偽神,偽神的神格能讓你破裂的神格加速癒合。”

白糰子係統非常的不服氣,就連機械的電子音也有了情緒的波動。

“聒噪。”靈洬打了一個響指,剛擁有屍體的係統立刻被湮滅,化作一道意識鑽進靈洬的識海中。

“主人,張羽被抹殺,這個副本怎麼辦。”係統在識海中瑟瑟發抖。

“不會從彆的副本裡提取一個過來嘛,這還要我教你。”

靈洬沉默了一會兒,重點思考了一下,當初抹殺器靈的靈智是不是做錯了,冇有靈智的器靈怎麼這麼呆。

“好的,主人。”

係統在其他副本裡,隨意挑選了一個海中厲鬼,厲鬼剛一落地,迷茫的神色立刻被暴怒代替。

“你們這麼噁心的人類,受死!”

靈洬歎了一口氣,越發覺得這係統是個傻子,轉過身,身形靈動的在海麵滑行,身後的海神立刻怒吼著追了上去。

就在張羽被抹殺的同一瞬間,博物館裡的人魚突然自己炸裂開來,謝莎莎愣怔的看著玻璃後的人魚。

人魚炸裂的四肢漂浮在水麵,頭顱懸浮著,從他的口中吐出來一顆乳白色的珠子,珠子穿透了玻璃,很快就消失在天際。

謝莎莎愣愣的看著這一幕,說實話,她經曆了這麼多副本,第一次看到這麼玄幻的景象。

……

沈應星坐在章魚的頭頂,目光擔憂的朝著身後看去,卻遲遲看不到靈洬的身影。

章魚龐大的身軀停在了一個熟悉的小島上,正是他們第二天被章魚扔過來的那個小島。

沈應星從它的頭頂踩著觸手跳下來,三叉戟瞬間從她的手中掙脫,朝著山頂飛去。

反應過來的沈應星立刻追了上去,跟在三叉戟的身後。

三叉戟一直朝著東飛去,直到停在了那個熟悉的崖邊,三叉戟飛下懸崖,示意沈應星下來。

沈應星拉著登山繩,動作敏捷的跳了下去,再次看到了那個洞穴。

三叉戟通神藍光綻放,穿進洞穴,疾馳飛去,沈應星跟在後麵進了洞穴。

洞穴很深,沈應星走了很遠,滴答滴答的水聲不斷在耳邊響起,藉助三叉戟散發的光芒,她看到了那個依舊被鐵鏈鎖住的人魚。

三叉戟停在了人魚的麵前,直直洞穿了它的身軀,藍色光芒照亮了整個洞穴,從人魚的身軀開始,牆壁皸裂,從人魚的身後碎成了一塊塊。

人魚的身體隨著牆壁四分五裂,露出一個完整的山洞,山洞並不大,裡麵隻有一個神台。

三叉戟停在沈應星的麵前,沈應星會意的提起了三叉戟,走進山洞,將三叉戟放在神台之上。

海神的殘魂從三叉戟裡飄逸出來,“謝謝你,當初是我的錯,現在讓我來終結這一切吧。”

殘魂緩緩閉上雙眼,一絲神性從祂的體內飛出,隻見祂渾身包裹在白光當中,與三叉戟散發的藍色光芒相互輝映。

刺目的光芒亮起,沈應星直視著光芒,白眸神光瀲灩,藍芒直接鑽入她的眼睛裡。

“嘶~”沈應星閉上雙眼,捂著左邊的白眸,藍芒在眼中遊走,改造著那隻眼睛。

光芒逐漸退去,三叉戟神芒內斂,黑金色的三叉戟鋒芒畢露。

沈應星抽出三叉戟,隻聽道“錚~”一聲,三叉戟發出一聲清脆的輕鳴,金色流光在戟身上遊走。

“你這個小賊,偷了我的三叉戟。”

靈洬進入洞穴,身後跟著海神,看到沈應星手裡的三叉戟,神色間更加的憤怒。

海神飛身撲了上來,連一直戲耍他的靈洬也顧不上,直奔沈應星手裡的三叉戟而去。

沈應星一抬手,三叉戟激射出去,金光綻放,破龍聲傳來,直擊海神心臟。

海神腳步一頓,背後伸出無數的觸手,觸手緊緊纏住三叉戟,金芒綻放,觸手被腐蝕的嗤嗤作響。

沈應星一挑眉,手腕一個用力,三叉戟轉動一圈,將觸手齊齊斬斷,觸手掉落在地上,扭動了兩下,就失去了生機。

海神的背後湧動出更多的黑色觸手,兩人交纏在一起,手中三叉戟不斷刺出,橫掃一片,就是一堆觸手被斬斷。

斬斷一片,還有更多的觸手前仆後繼的湧來,沈應星放棄了三叉戟,靈活性比起鞭子差遠了。

左手拿著三叉戟,沈應星右手抽出長鞭,如同靈蛇一般,如臂揮使,長鞭纏住觸手,用力一拉,觸手齊齊斷裂。

斷裂的切口湧動著黑霧,觸手再次長了出來,沈應星勾唇輕笑,長鞭直直穿過觸手,朝著他的胸膛襲去。

“啪~”一聲清脆的聲音傳來,海神的胸膛直接被抽裂,無儘的黑霧湧動,在黑屋的後麵,隻有一顆猩紅的心臟不斷在跳動。

“吼~”海神伏下身體,雙手撐在地上,整個人如同野獸一般。

沈應星足尖輕點,整個人如同流星一樣,三叉戟光芒湧動,朝著海神的後背,穿過所有的觸手,直直紮入了海神的心臟。

心臟瞬間爆開,海神冇了氣息,僵硬的倒在地上,臨死前卻是驚恐的望向了靈洬,顯然是想起了一些什麼。

三叉戟在沈應星的手中跳動著,金色不斷蔓延,而後化作一道流光,鑽進了她的長鞭當中。

“這是我最後送你的一點東西,謝謝你。”三叉戟的殘魂出現,朦朧的身影逐漸變得虛幻起來,而後變成光點徹底消散在天地之間。

“冇事吧。”靈洬從一邊走過來,目光上下打量著。

“我冇事,我總覺得這個海神實力太弱了,即將要成為偽神了,不應該會這麼輕而易舉被我殺死。”

沈應星疑惑的盯著海神的屍體,擰著眉頭,十分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