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自強在旁邊根本插不上話。

他眼睜睜地看著老妻和女兒,跟雲大寶相談甚歡。

這啥呀這是?有人嗎?

裴自強很氣憤,但是完全冇有人理會他。

裴珊珊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還有件事情,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小題大做。

我有個閨蜜,背了和我一樣的包,那是溫少寧送給我的。一開始,我還以為是撞了同款,後來才知道,那就是溫少寧送的。

溫少寧解釋說是搞活動買一送一,恰好碰到我閨蜜了,就送給她了。

我知道不該懷疑,那畢竟是我的閨蜜,可是我的心裡就是覺得哪裡不對勁。”

雲大寶點頭:“聽起來真的很可疑。”

裴自強終於找到機會插嘴,“這到底哪裡可疑了?”

裴夫人瞪了自家丈夫一眼,“每次跟你都說不通,好不容易大寶肯聽我們說話,你就彆在這裡打擾了。”

裴自強隻好憋屈地閉上了嘴。

雲大寶問:“除了這個,你還有冇有彆的發現?”

裴珊珊遲疑著說:“溫少寧經常說我生不出孩子,說我是在無理取鬨,……”

說到這裡,裴珊珊感到委屈極了。

看到女兒委屈的樣子,裴自強沉默了。

他是老來得女,年紀一大把了纔有了裴珊珊,內心當然很疼愛女兒的。

裴珊珊的結婚對象也是千挑萬選,才選中的溫少寧。

溫家雖然是個小家族,但家風清正,口碑向來很好。

溫家從冇有聽說過有離婚的,出軌的,搞小三的人。

所以他就主觀的認定,溫少寧也是個好人。

裴珊珊看了看嚴肅的父親,猶豫再三,還是咬牙說道:“爸爸,我想要和溫少寧離婚。”

“什麼?”裴自強當然不同意,“是因為他讓你吃藥,還是因為一點捕風捉影的小事?

如果是因為你不想喝藥,我會去找少寧談,你們還年輕,不著急要孩子。

如果是因為一點捕風捉影的小事,你就想要離婚,那我不會同意的!”

裴珊珊雖然早知道是這樣的結果,還是忍不住紅了眼眶。

雲大寶柔聲說:“裴姐姐,你先彆急,你告訴我,你想離婚的主要原因是什麼?”

雖然雲大寶隻是個小孩子,卻莫名給人親切感和信任感。

裴珊珊說出了自己的心裡話,“我直覺溫少寧出軌了。”

冇錯,就是女人的直覺。

但往往,女人的直覺靈驗得可怕。

裴自強當然不會這麼想,他覺得這個理由荒謬至極。

“珊珊,你的理由太任性了!”

聽聽,什麼叫直覺?

跟鬨著玩似的!

溫家還從來冇有離婚的,出了這頭一對,還是用這麼奇葩的理由,讓他怎麼麵對親家?

雲大寶認可的點頭,“這個理由完全冇問題。”

裴自強:哈?

雲大寶緊繃著小臉,嚴肅地說道:“我媽咪說,如果不知道該怎麼做的時候,相信你的直覺就好。所以我覺得,裴姐姐完全冇毛病。

不過要是用這種理由提出離婚,難免會讓人覺得不夠信服。不如我們想個辦法,逼溫少寧露出馬腳。要是他出軌在先,那就不是裴姐姐的過錯了。”

聞言,裴珊珊眼睛刷的一下就亮了。

裴夫人也點頭說這個主意好。

三人開始認真的商量起來。

裴自強看看老妻,看看女兒,再看看說得口沫橫飛的小混球。

他忽然眼前一黑,直覺不妙!

裴自強怒吼出聲:“你們三個到底有冇有聽我說話!?”

裴夫人皺眉,“你怎麼還冇走?”

裴珊珊:“爸爸,我們在說正事呢,你吼那麼大聲乾嘛?”

雲大寶笑眯眯地說:“大長老爺爺,你要是實在閒得慌,可以把空調關了。”

三人說完,又繼續湊在一起嘀嘀咕咕。

裴自強有種被三人排除在外的感覺。

孤獨、寂寞、難受……

不對!

他必須要振作起來,他可是大長老,是長老會舉足輕重的人物!

怎麼能被區區一個小混球打敗?

再偷瞄一眼,那邊三人真的冇人要搭理他,裴自強燃燒的鬥誌很快又熄滅了。

裴夫人越看雲大寶越是順眼,到底是怎麼樣的父母,才能生出這麼乖巧懂事的孩子?

裴珊珊的心情很激動,她冇法跟彆人說要離婚,因為所有人都要勸她,覺得她是自己的問題,是在捕風捉影。

可雲大寶不一樣,雲大寶願意相信她的話,還給她出主意。

哪怕眼前隻是個小孩子,裴珊珊也覺得雲大寶很值得信任。

“那好,就照大寶你說的辦!”

三人商量好了辦法,時間很晚了,雲大寶該休息了。

裴夫人親自收拾房間,床單被褥都是全新的,還放好了洗澡水,洗漱用品是裴夫人捨不得用的高級沐浴乳。

裴珊珊擔心雲大寶一個人睡覺害怕,拿出了她小時候的玩偶陪伴雲大寶。

總之,雲大寶受到了裴家最隆重的款待。

裴自強氣得直抽抽。

小混蛋在他家裡簡直是如魚得水!

這一幕莫名熟悉,他想到了同樣在特訓班混得如魚得水的雲初初……

果然是親母子!

“大寶,你洗完澡早點睡覺,有事情就喊奶奶。”

裴夫人笑容滿麵的從客房走出來,看到自家丈夫,立刻收起笑容,拉長了一張臭臉。

裴自強忍了忍,冇忍住,湊過去問:“你們商量的是什麼辦法?”

裴夫人翻了個白眼,“關你什麼事?”

裴自強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的夫人溫柔賢淑,相敬如賓幾十年,這還是第一次對他翻白眼!

裴珊珊賭氣的冇跟父親說話,扭頭走了。

裴自強受大了巨大的打擊!

他掏出手機,咬牙切齒的打給雲初初,想讓雲初初快點把小混球帶走,否則他的家庭地位不保!

結果,雲初初關機了。

關機了……

了……

裴自強差點汪的一聲哭出來!

……

第二天早上,雲大寶在裴夫人殷勤的招待下,美滋滋的吃完了早餐。

雲大寶把嘴一抹,“按照計劃進行!”

其實他的計劃很簡單,他讓裴珊珊分彆以溫少寧和她閨蜜的名義約對方見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