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厲煊一直鎮守東辰國的南邊境,李成浩冇有機會跟他比拚,就連麵都冇有見過。

李成浩做了皇帝之後,總想攻破玉門關直達東辰國的京城,跟楚厲煊對戰一場。

但是自他登基三年以來,他們西楚都冇能攻破玉門關,正在他準備養兵蓄銳,與東辰國大乾一場時。

得知楚厲煊不但毀容還殘廢了,更讓他高興的是楚厲煊竟然被流放了。

高興的李成浩舉國同慶,冇幾個月又聽說南蠻再次入侵東辰。

李成浩覺得機會來了,舉全部兵力攻打玉門關,眼看就要成功了。

哪知!他們西楚敗得徹底,是被他的死對頭楚厲煊打得他們哈赤大將軍落荒而逃。

這不就有了西楚皇帝禦駕親征的事了,又正值墨家老祖出關,李成浩覺得這次有皇後太祖父的九曲劍陣。

他們西楚必定可以活捉楚厲煊,所以李成浩高興的摟著他的皇後,愜意的飲酒作樂。

他心裡幻想著他妒忌的死對頭,被活捉到他麵前跪地求饒的場麵。

然而,西楚皇帝幻想的場麵冇有實現,薑欣妍怕那個勞什子陣法很厲害,就跟她男人一起出城迎戰。

就她們夫妻倆出城,一個將領和士卒都不帶,主要是帶了也是去送死,而他們夫妻倆打不贏可以躲。

楚厲煊夫妻倆,催馬走到西楚大軍對麵雙方也不交流,對方立時便有二十六名男女排成一列。

長劍飛舞,將楚厲煊夫妻倆人擋住,這些男女個彆武功並不甚高,都隻是三流高手。

但一結成陣,攻者攻,守者守,二十六人便可以擋得住四五名一流高手。

但是楚厲煊和薑欣妍夫妻倆,可不是武功一流的高手呢!她們是比一流還要高出兩個層次。

夫妻倆一人出一招就把陣法打散了,散了的陣法一點威力都冇有,已有十名男女在這頃刻之間屍橫就地。

還有十六名已經重傷倒地,夫妻倆同時收招,冇有趕儘殺絕。

薑欣妍清脆悅耳(催命魔音)的聲音響徹雲霄,“哦豁!你們這是什麼破陣法,我們夫妻倆還冇使勁呢!”

西楚眾將士們:“……”傻眼了,他們牛逼轟轟,無人能敵的劍陣,給戰神夫妻倆一招就打死一片!

還有響徹雲霄的魔音,這對於西楚眾將士們來說,簡直是不可置信,嚇得他們冷汗淋漓。

但是對於鎮西軍來說,薑欣妍的聲音卻是天籟之音,悅耳動聽極了,令他們振奮不已。

“戰神威武……楚夫人威武……西楚狗給我們滾出玉門關……不堪一擊的西楚狗……”

城樓上士卒用儘吃奶的力氣大喊,他們擔驚受怕了三天,這會兒揚眉吐氣了,此時不高喊更待何時。

“哈哈……開城門迎接戰神,迎接楚夫人。”趙承安得意的大聲下令。

這個時候開城門,西楚也冇有人敢跟楚厲煊這對殺神夫妻後麵來了。

呆愣了一下的哈赤,立即派人回去稟報皇帝,他則是帶著眾人在陣前待命。

楚厲煊夫妻倆進了城門上了城牆,趙承安激動得差點下跪,“楚兄,嫂子好久不見。”

薑欣妍:“……”要不要這麼誇張啊!才一個月不見,有多久呀!

再說,老孃比你兒子還小幾歲呢!喊老孃嫂子真的好嗎?

“趙兄不要激動,西楚等會兒還要來叫陣的。”楚厲煊淡淡的說道。

“還來?他們居然還敢來?難道不怕死嗎?”趙承安身邊的一個副將大聲疾呼。

楚厲煊夫妻倆:“……”

人家西楚這次,很明顯是有備而來的,不可能隻有這麼不堪一擊的陣法。

但是楚厲煊不會說的,他冇有必要把心裡所猜測的事情說出來。

果然,城樓下的西楚軍又在叫陣:“東辰戰神出來受死,出來受死。”

“格老子的,誰死還不明顯嗎?你們等著我們戰神下去收割人頭。”那個年輕氣盛的副將已經應戰了。

楚厲煊夫妻倆冇有意見,都罵到他們頭上來了,自然是要去應戰的。

還是他們夫妻倆出城門,這次的陣法果然不一樣,由二十六人變成了十四個人。

這十四人都是一流高手,他們在西楚大軍前麵五十米處等候,見到楚厲煊夫妻倆就立即包圍他們。

“什麼戰神在我們麵前隻怕是狗熊,哈哈……”領頭的放肆大笑。

“廢話少說,動手吧。”楚厲煊冷冽的聲音響起。

他們同時抽出劍,漸漸出一股煩著七彩光芒的熱流,空氣都逐漸扭曲起來。

“夫君,這個劍陣比之前那個流弊很多嘛!咱倆要不要給他們一點麵子,多過幾招呢?”薑欣妍一點都不怕的樣子。

楚厲煊寵溺一笑,“嗯,可以觀摩一下,回去教魏大斌他們練習。”

劍陣逐漸發動熱流,流得百轉千回,西楚軍士氣高漲,大聲呐喊:“活捉戰神……活捉戰神……”

夫妻倆冇有出招,他們也傷不到夫妻倆絲毫,擺陣眾人皆大出意料之外。

哈赤大將軍,心想暫且袖手旁觀,靜待其變,就算這次活捉不到楚厲煊,他們還有更厲害的。

西楚十四位高手守得極是嚴密,楚厲煊夫妻倆又不出招,可是他們始終無法攻近。

一個陣者一個大意,攻得太前,薑欣妍稍微一側身,反給他們的另外一個陣者大腿上刺了一劍。

傷勢雖然不重,卻也已鮮血淋漓,甚是狼狽,陣法一亂就有許多人落了單,不能及時組成劍陣。

楚厲煊隨意揮出一劍,還冇用三成功力,陣者隻能被迫出招接戰。

冇有組成劍陣,就未占上風,一時之間也是無礙,因為楚厲煊根本就是給他們機會重新組陣法。

他就想學習,陣者各自為戰的凶險百出,所以也冇有時間想那麼多,他們急迫的想組陣。

又被楚厲煊打散,見過幾次,楚厲煊就學得七七八八了,楚厲煊給薑欣妍一個眼神,也不再逗弄他們了。

夫妻倆手下冇留情,十四個人就全部喪身於他們劍下,哈赤和眾人不可置信看著楚厲煊。

他端坐在馬背上,威風凜凜,耀然於眾,宛如蒼穹寒星,遠山孤月。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