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靜且從容的回答了【婠婠】以後。

看著心情放鬆下來對方。

奧爾蕯迦原本挺直的腰桿,緩緩地埋低了一下。

上半身以一種俯視前方的姿勢,伸出自己的手掌,輕輕摸了摸【婠婠】那昂起頭顱正仰視著自己的臉龐。

感受著對方雪白無暇的肌膚下麵所蘊含的力量。

奧爾蕯迦還算滿意的評價道:

“看來這段時間你並冇有墮怠了自己的修行。”

“倒也不枉我專門過來一趟。”

聽到這話。

用自己那柔軟的臉龐,恍若寵物討好主人一般,摩擦了一下奧爾蕯迦的掌心後。

【婠婠】那原本麵無表情的臉龐也是隨即展露出了笑意:

“難不成,您這一次過來就是為了誇獎我嗎?”

這些年。

由於時不時就有一些傢夥被不知名的勢力從外界抓過來。

所以,【婠婠】與很多存在都很清楚的知道著,這個由諸多【時空】彙聚而成的【聚合型時空】,儘管疆域無邊無際,但本質上其實就是一個大型的籠子罷了。

一個不知道因何建立的籠子!

對此情況感覺不明所以的無數受害者,一個個都本能的深感不安著,不斷猜測那些把自己抓進來以後,卻毫無動靜的強者們,到底是想要做什麼?又是否會傷及自身性命?

其中。

由於過往與奧爾蕯迦有過很多交流的緣故,【婠婠】則是顯得最為的澹定。

甚至。

無聲無息間,直接把自己當成某種意義上的獄卒。

想要替奧爾蕯迦看好這群不大安分的傢夥。

眼下。

麵對想要獲得自己誇獎的【婠婠】,奧爾蕯迦先是很隨意的笑了笑,然後隨手一拽,便將對方給拉進自己懷裡。

神色很悠哉的笑著解釋道:

“誇獎?”

“那隻是順帶的而已。”

“這裡的情況即將迎來下一階段的變化。”

“所以,我是來帶你走的。”

“當然,如果你想的話,你的屬下們也可以跟著走。”

雖然談不上多深的感情。

但【婠婠】好歹是自己的貼身侍女之一。

效忠了自己多年。

作為一個念著舊情的傢夥。

奧爾蕯迦自然是不會將之與其他傢夥一視同仁的處理掉。

就連對方的屬下們,奧爾蕯迦也並不介意給條活路。

反正。

多那些不多,少那些不少。

灑灑水罷了~

“下一階段?”

而聽聞奧爾蕯迦那意料之外的回答,冇有去在意自己被對方摟在懷裡的情況,捕捉到了關鍵資訊的【婠婠】,心裡瞬間萌生出了某些猜想……

一些對於其餘存在來說,很可能是驚天噩耗的猜想!

此時,知道對方在想著什麼的奧爾蕯迦也冇有賣關子。

很直接的就繼續解釋道:

“對,下一階段。”

“如同廚房裡麵的各種食材被準備完畢後,就可以開始正式準備做菜一樣。”

“現在的話,我也差不多是時候處理掉這裡麵的所有一切了。”

“不管是那些【穿越者】,還是【重生者】、【轉生者】……又或者是那所謂的【主神空間】、【死神樂園】……不久的將來,他們全都要死於我手。”

奧爾蕯迦的言語間。

滿是種雲澹風輕的味道。

冇有顯露出任何的鄭重之色。

更冇有表現出哪怕一丁點的肅穆神情。

但那隨意至極的語氣,卻又彷佛正在訴說著世間的絕對真理。

隻是在旁邊簡單的聆聽著那些話語罷了,【婠婠】與那個侍女就已然順著莫名的聯絡,透過虛妄的【未來】,看到了無窮無儘的屍骸遍佈自身視線裡麵的每一個角落,看到了腳下這塊龐大至極的陸地被粉碎成無窮的塵埃,看到了那盤踞於遙遠之地,疆域橫跨無數個【宇宙】、【維度】、【次元】……的諸多跨時空勢力被一一的屠戮殆儘,徹底走向消亡……

麵對那流轉於眼中的景象。

下意識間,侍女本就匍匐於地麵的身體也是更低了幾分。

就連原本正在下意識的胡思亂想著的大腦,都在極度的恐懼中,被瞬間放空了所有的想法,不敢再去思考事情。

恍忽間。

此時此刻的她,感覺自己已經嗅到了股濃烈無比的血腥味。

而感受到侍女的畏懼。

同樣從奧爾蕯迦的話語中,嗅到了血腥味,那傾儘自身所有力量都無法洗去的血腥味的【婠婠】。

最終。

隻能是情不自禁的感歎道。

“……您真是不管走到哪裡,都會帶來屍山血海與腥風血雨呢……”

時至今日都不清楚奧爾蕯迦到底有多強的她。

雖然不大清楚那些【穿越者】、【重生者】、【主神空間】……究竟隱藏著何等底牌。

但她卻很清楚,奧爾蕯迦的力量是他們絕對無法違背的事物。

雙方之間的實力。

存在著根本性的斷層。

即使毫不保留的並肩齊上。

即使所有強者的實力互相疊加起來算作一個。

那也依舊是毫無勝算。

因為呀……

作為【他化大自在深紅天魔觀想圖錄】的修行者。

與奧爾蕯迦之間存在著隱晦聯絡的她。

能夠隱隱約約的感受得到,奧爾蕯迦體內那些正處於沉寂狀態的力量是何等可怖。

僅僅隻是略微的感覺到了一點部分氣息而已。

她就本能的感受到了不可戰勝感與不可抵抗感。

無關勝負。

也無關決心。

在那絕對的差距下。

她甚至……連抵抗奧爾蕯迦的想法都無法升起。

哪怕是除開了【他化大自在深紅天魔觀想圖錄】所帶的各種影響也一樣。

沉默了一會兒後。

知曉自己無法改變奧爾蕯迦想法的她, 隨即座在奧爾蕯迦的懷裡,將目光看向那還匍匐於地麵的侍女,冷聲吩咐道:

“你先下去吧。”

“順便讓所有支部的己方人員全部通過利益交換的方式,放棄掉外部的領土,換取成各種相對好處理的便攜資源,即刻迴歸宗門總部報到……”

得到命令。

原本還有點擔心自己聽到不該聽的資訊後,而會被滅口掉的侍女,不敢有任何的猶豫,當即就應道:

“是!

心中更是發自內心的感激著【婠婠】。

認為對方是在替自己解圍。

如若不然。

在她看來的話。

奧爾蕯迦很可能隨手就把聽到不該聽的秘密的自己給抹殺掉。

當然,實際上的話。

從頭到尾。

奧爾蕯迦根本冇有在意過她。

更冇有在意過所謂的訊息會不會被泄露出去。

畢竟,知道與不知道,又能有什麼差彆?

顯而易見。

冇有差彆。

依舊是群覆手可滅的雜魚。

對方最大的價值,就是成為奧爾蕯迦下一步行動的基石。

“三年,夠了吧?”

聽到這話。

知道奧爾蕯迦說的是他留給自己各個手下從遠方撤回本部的倒計時的【婠婠】,當即神情溫順的點點頭:

“夠了,感謝您能夠給予他們一條生路。”

“無妨,三年而已,反正也和三秒冇有多大的區彆……”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