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需要記錄的瑣碎事情記錄完畢,侯元顒過來接走於和中之後,師師才讓小玲又端進來一些吃的。她拿了一塊糕點,繼續思考於和中方纔陳述的訊息,抬起頭來見小玲有些欲言又止,方纔道:“怎麼了?”

“我是覺得……師師姑娘對於先生,真是太操心了……”

小玲笑了笑,這番話卻多少有些違心,師師吃了糕點,隨後才也笑起來:“小玲你對於先生的觀感,其實並不好吧?”

“我隻是覺得……這麼晚了,師師姑娘該早些休息纔對……”

她是師師身邊的生活秘書,平素各種瑣碎的事情都有瞭解和跟進,知道於和中的平日裡的品性後,對其當然稱不上有多認同,尤其師師對他最近的這輪安排,可謂儘心儘力,但在現實層麵,自然也要花上不少心力和時間的,自然便有些不能理解。

師師在書桌後頭想了想,過得一陣方纔說話:“寧先生那邊……經常說革命。”

“嗯……”

“革命兩個字,革新自己的命,革新彆人的命,那怎麼才能革新彆人的命呢?小玲。”師師手中拿著毛筆,笑了笑:“咱們在鄉下裡辦學堂,在書上寫故事,有些人學到東西,受到啟發,那咱們當然很高興,覺得這些人……積極、上進,覺得他們很值得,我們看了也喜歡,但是寧先生他……有一次跟我說起,他說,師師,你看看這世上,有一些人天生就有好的品性,或者我們認識他的時候,他有了上進心,成了我們喜歡的人,但更多的人,不管城市裡,農村裡,他們心性憊懶、麵目可憎,有時候你即使盛意拳拳,把好東西放在他們麵前,他們也不去拿,把好的道理掰開揉碎地告訴他們,他們也聽不懂……那這些人,怎麼辦呢?”

師師頓了頓:“以前的華夏軍……是團結了一些首先啟蒙了的人,作為同誌,也會開始通過這樣那樣的手段啟蒙那些容易被啟蒙的人,當年在汴梁,對於那些還冇有覺醒的人,寧先生說他們會死……但遲早有一天,華夏軍殺出去,所有的人都會走到我們麵前來,小玲,那些有缺點的人怎麼辦?光靠說說不通,給他們講故事,他們聽不懂,對那些偷奸耍滑,或者乾脆就是很懶、很自私的人怎麼辦?這個怎麼辦,主要是說,我們該怎麼辦,遲早有一天,我們得想一想的……”

她稍稍仰著頭,也想了想,微微笑起來:“我記得……那個時候我主要是跟他抗議,咱們的故事為什麼就不能寫得雅一點,他說可以雅一點,但是更俗一點也該有,就是因為我們將來會麵對這些人,他們作奸犯科我們可以處理他甚至殺了他,如果他隻是不求上進、或者很懶很蠢,那是不是該考慮用各種各樣的辦法,譬如故事再好看一些,道理再掰開揉碎一些,哪怕你們覺得不那麼美,對彆人或許有點用呢……”

“……於大哥這個人,就是個很普通的書生,他在十餘歲二十歲時,便受了我的照顧,見過風光,能力有限,有些不思進取,到了最近一年多,溫柔鄉也讓他忘乎所以,與華夏軍中的許多人比起來,他是有些麵目可憎。但從另外一個方向看一看,他至少讀過書識過字,懂得一些道理,膽子不大,但有些勸誡,他能聽進去,即便有權有勢,但頂多花錢砸人,並未仗勢欺人……對這樣的人,是不是也能有些辦法,讓他……稍微上進一些呢?”

“……當然,因為於大哥是我身邊的朋友,所以單為了他,想了一些這樣的辦法,還動用了華夏軍的人,是有些私心在,該不該呢,並不好說,但是就好像我小時候見過的和尚一樣,他們度世人,也度一個人,能度一個,有一分的喜悅……小玲,譬如你身邊有這樣一個讓你討厭的朋友,能幫幫他的時候,你會不會幫呢?”

“呃……”小玲糾結片刻,“我隻是……覺得師師姑娘注意身體,可以幫更多人,而且……我也冇想這麼多啊……”

師師笑起來,過得一陣,待到小玲要轉身時,她問了一句:“小玲,你聽說過李如來李將軍的傳聞嗎?”

“李將軍……什麼傳聞?”

“……關於他到處給人送女人的傳聞。”

“這個……”小玲想了想,“冇有啊,隻是聽說……他雖然是降將,但關係很大,外頭有傳,這邊要了他的兵權,為酬功勞,也許他一場富貴,讓他開了不少廠子。但是送女人……這個彆人知道也不跟我說啊……”

“知道了。”師師點了點頭。

小玲出去之後,師師坐在那兒又思考片刻。李如來往軍隊裡送女人,這觸的是寧毅的底線,但如同小玲所說,即便有人知道這件事情,也不會輕易跟女兵方麵張揚,那麼這件事情,寧毅是否知情,他早就將李如來記上黑名單,那麼對這件事情,自己要不要問,或者是否查證之後再提,都是需要斟酌的事。

理論上上來說,在寧毅有警惕的前提下,這件事他應該心中有數。但如果不是,自己如何去查,如果要問,問誰,如果自己詢問的某個諜報係統的人也收過李如來的好處,那又怎麼辦。不得不有所警惕。

如果自己能辦家礬樓就好了……想到後來,她心中升起這個念頭,青樓向來是各種情報的彙集地,她當年在京城,各種大大小小的訊息,就遲早都會落到她的手中來。但如今,想到自己向寧毅提出這個想法時寧毅可能的態度,她倒是不由自主地笑了起來。

如此想了一陣,上床歇息。

第二天起床,外頭的院落又有小雪,她在外頭做了一套舞蹈動作權當鍛鍊,隨後回到書房,整理思緒後,伏案給寧毅寫了一封信。

上班之時,帶去秘書處,讓秘書處將這封“密摺”蠟封轉交。

這是十二月十七的清晨。

秘書處將昨日歸總的各類重要情報、信函打包,以快馬迅速的離開成都,到得這日下午申時左右,與正在巡查途中的寧毅車隊彙合。這時候寧毅的隊伍正在平原北麵華夏第五軍的一處軍營暫歇,同時寧毅與恰巧在這裡的華夏軍第五軍軍長何誌成碰頭,針對前些日子戴夢微的“大動作”以及華夏軍目前的狀況,要仔細的談一談。

申時二刻,天光已經有些收斂,兩人並未帶太多侍衛,正在軍營外頭的一處小河邊釣魚,周圍的大地、山頭,一片薄雪。

作為第五軍的軍長,何誌成身形乾瘦,平日裡除了照看軍隊,唯一的愛好是偶爾的釣魚,他性情沉穩、做事細緻有耐心,有人甚至開玩笑說就是因為他喜歡釣魚,寧毅才讓他掌管的第五軍軍務。

大概正午過後,寧毅提了一句釣魚的事情,便被何誌成拽著到了這處河邊,隨後絮絮叨叨地跟他說了許多釣魚的規則,什麼冬天天氣冷,出來的時間最好是正午,鉤子要深放,餌儘量用活餌,味要濃之類。寧毅注重效率,實際上不喜歡釣魚,他喜歡用網,或者乾脆是炸魚,但話已出口,隻好假模假樣的陪對方坐了兩個時辰。

中間聊了聊軍務。

在西南大戰勝利之後,目前階段,華夏軍的兩支主力都是好戰的,進行新一輪宣傳,配合土改都不成問題。但是……

“……最近我在考慮,要讓部隊少去成都與梓州這兩個地方。想法還在醞釀,原本打算過年碰頭時說一說。”

“怎麼回事?”

“紙醉金迷啊,鬨出一些事情。”何誌成道,“原本在武朝倒不算什麼,你知道,當兵吃餉,把腦袋掛在褲腰帶上的活,但凡散了隊,當兵的要去找樂子,甚至有些時候,戰場上打了勝仗,兵收不住,燒殺搶掠、欺負女人的都有……你領著大家殺了周喆後的這些年,治兵訓兵給他們啟蒙,軍隊有了不一樣的樣子,這個是我最歡喜的事情……”

“說點但是。”

“但是最近一年半載,有些不一樣了。過去都是苦哈哈,地方也窮,從小滄河到梁山,苦日子熬出來了,紀律也好,不過最近的成都和梓州,很熱鬨,比起以前的汴梁都不遑多讓,有一些兵去了那邊,津津樂道,說起這樣那樣的好吃的好玩的,有點不想回來。其實光是花自己的錢,就算找個女人,吃喝嫖賭,那也冇什麼,當兵的嘛,活著要找點樂子。但很多時候,有些願意認識他們、招待他們……”

“……”寧毅靜靜地聽著。

“今年八月,牛成舒帶隊去成都辦事,手下幾個人逛個窯子,差點跟兄弟部隊的人在街上打起來,牛成舒算是有覺悟的,把所有人都罰了一頓,立刻帶出成都,並且跟上頭報告,一年內取消任何假期,不允許再去那邊……我仔細調查過,類似的事情恐怕不是一起兩起,有時候是一個兩個的軍人在城裡喝花酒喝醉了,好勇鬥狠,但冇有鬨得太大,但是有人請客這件事,遲早要捅大簍子……對這件事,我目前隻能加強紀律,即使放假,要求冇有必要不去幾個大城市,但人家放假了,不可能真的限製他們……”

“請客的是哪些人?有記錄嗎?”

“記錄了一些,各種各樣的都有,這種疏通關係的,想要燒冷灶拉關係的,往日裡在武朝,不奇怪。但是人家隻是招待,現在犯事的不多,拿不了人啊,而且也隻是因為近十年來少見,突然又有,我也不知道該說是正常,還是不正常。”

寧毅點了點頭,沉默了許久,方纔複雜地歎了口氣,像是自言自語:“發展資本……影響了軍隊……”

“說了,以前在汴梁,不是大事,但你把軍隊調教得這麼好了,我忽然又有點捨不得。這樣的兵,難得啊……不能說為了兵能打,就不能把城裡搞得繁華,肯定要繁華,但是……咱們得想些辦法,我這邊再加強紀律,你那邊看看還能做點什麼,其實能查出來犯事的幾個典型,我都辦了,都不大……”

“慢慢會變大。”

“要不然早點打出去吧。”

“……土改得做完,人手得調教,軍隊還得擴啊,且得一兩年呢。外頭那麼大地方,送給你,怎麼治,就算加上陳凡、祝彪、劉承宗,咱們也隻是剛剛喘了口氣,占了地方都是事。你看看一個土改,能用的人,捉襟見肘,他們得能孵出蛋來才行……”

“行了,我也知道。軍隊這裡我繼續維持吧……”

“加強紀律,我再想辦法,給你們加點夥食,再多湊幾個文工團怎麼樣?”

“小姑娘長得漂亮,一幫牲口又每天打架,一堆花邊事……”

“追求愛情,比拿了錢出去玩好啊,而且,還能打架,打架了,你還能找由頭處分他們,跑跑越野搞搞拉練,挺好,行了,加點人吧……”

“擴充點文工團的權力我還是有的,這事情你操什麼心……”

“這不是給你出謀劃策嘛,老何。”

絮絮叨叨瑣瑣碎碎,一直聊到天色漸暗,寧毅方纔從何誌成的魚簍裡分了幾條大魚,提了一起往回走。回到居住的營房後,他在晚飯前的時間裡,打開成都傳來的各種情報和請示,做出批覆。隨這些東西送來的,還有兩封相對重要的信,他先打開了師師的那封。

這封信上的資訊相對柔和,除了開篇一封含蓄的情詩說想他了,中間大致交代了成都城內輿論對抗的新階段變化,以及她出於私心,對於和中的一些處理,信的最後,對於和中交代的關於李如來的問題,做出了轉述。

由於並不清楚寧毅是否知道內情,師師在斟酌之後,還是決定將這件事的調查交給寧毅進行,因為如果寧毅知情,這件事不必多提,如果他不知情,這件事的影響,就會非常大。

她最後還提到了華夏軍的情報係統是否該在成都、梓州等人經營幾座青樓的想法。

看完李如來事情的細節,寧毅坐在那兒,沉默了許久,待看到青樓的建議,才忍不住笑了笑,但臉上依舊冰冷。

手指在桌麵上輕輕的敲打,房間裡安靜得像冰,如此持續了好一陣,寧毅纔將這封信收起來,打開了另一封信。

這是從晉地過來的,樓舒婉的傳書。

這情緒暴躁的女人冇什麼好話,但談的大都是正事,寧毅拆開信,隻見對方單刀直入,開始談論西北的問題。

自女真南下以來,整箇中原大地一片混亂,到金人第四度收兵,許多地方已經被打得破破爛爛,收不起來。

西北自經曆小滄河的數年廝殺後,幾乎被女真人屠殺成白地,女真人去後,留下了折家等投降的軍閥鎮守,但在幾年前,折家被屠,那幫已經征服了西夏的草原人自那裡入中原,後來又趁著女真後方空虛,自雁門關北上金境,掠奪一番後迴歸草原。

而粘罕大軍第四次南下時,也並冇有放過力主抵抗的晉地虎王勢力,樓舒婉甚至一度將威勝燒成白地,即便後來廖義仁身死,晉地留了一口元氣,但到得如今,黃河以北依舊人丁稀少,許多地方無法兼顧。

而西北是中原的門戶。

幾番屠殺之後,那一片地方幾乎千裡無雞鳴,僅剩一些刀口舔血的馬匪與極少數的流民仍舊在其中生存,據說生存環境惡劣,許多地方,已經屬於完全無法無天的煉獄氛圍。

在得到華夏軍的技術援助之後,樓舒婉一度四處尋找下家,她將目光投向過西北乃至於更遠處的草原人,而在往這個方向派出人手並且調查附近生態時,她已經意識到這邊存在的巨大問題。

如果草原人自這裡東進,原本的橫山防線,已經無險可守。當然,草原人有冇有這麼窮凶極惡,是不是敵人,目前仍舊存疑,他們可能跟金國打起來,也可以在謀劃吐蕃,甚至可能成為戰友,又退後一步說,即便他們殺進中原,也未必能對晉地造成威脅,就如同鄒旭也能殺過黃河,他儘管殺,樓舒婉也不怕。

但無論如何,儘管人手不足,出於未雨綢繆的想法,樓舒婉仍舊在提前考慮重奪西北,建立橫山防線,早做經營的想法。

當然,她的提案比較巧妙,在信函之中,她婊裡婊氣地說起華夏軍在西北戰鬥的光輝歲月,表示這邊如今已經是一塊無主之地,但華夏軍依舊擁有隆重的聲望,寧毅要不要考慮將梁山方麵的劉承宗部乾脆調回西北這片無主之地,順便配合樓舒婉、王巨雲的人手,三方合作開發、共同經營這片沃土呢。

最近這一年,是晉地最為好過的一年,即便在信函裡談論大事,也能夠清晰地感受到樓舒婉情緒的放鬆,她倒是冇有將西夏的那幫馬匪真正當成大敵看待,從過去的溝通與交流當中,寧毅能夠感受到她其實是在覬覦梁山的那支部隊。

女真第四次南下,田實被刺殺後不久的那段時間裡,祝彪等人帶領一萬多的華夏軍部隊與女真西路軍打得有聲有色,直到王山月被困大名府,這一萬多人前去救援,才被打散,然而後來殘兵再度聚攏,最近兩三年靠著打晉地的秋風過了一段苦日子,但樓舒婉願意釋放善意、借出糧食除了與西南這邊的交易,又何嘗不是在對祝彪、劉承宗等人流口水。

女真東路軍北歸時,差點與梁山又乾起來,她甚至暗搓搓地示意過,要不然這些人全來晉地避難好了——這個女人其實是想要用各種糖衣炮彈收編這支華夏軍的。

在稍微喘了一口氣之後,樓舒婉想要朝西北擴張,重組橫山防線,或許是一步閒棋,也屬於對西南的撩撥或者試探——倘若祝彪劉承宗等人真的來了,她更加可以趁著合作就近挖人——但對於寧毅來說,卻從這封信裡,感受到了另一些需要更加認真對待的東西。

——蒙古。

樓舒婉對他們是輕視的,儘管出於政治家的敏銳,她也在第一時間看到了西北的關鍵,但對於草原人,她並不畏懼,甚至於如果草原人過來跟她爭奪橫山,她下意識地認為,三方聯手,不足為慮。

那麼草原人在乾什麼呢?如果樓舒婉已經隱約感受到了這些……

寧毅將信折起,將兩封信擺在桌上。

奇妙的感覺。

這一天最為重要的資訊,居然源自於兩個女人的來信。

甚至都不好分辨,到底哪封信上寫的東西,更加重要一些。

他靜靜地看著,想了一會兒,直到何誌成從外頭進來,叫他過去吃魚了,他才收起信函,起身出門。

年關將至。

樓舒婉道。

他要早做決定。

------題外話------

這章本來想叫做《兩個女人的來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