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姆雷特吃驚地看著向葉修,“奧菲莉婭小姐在《十色榕樹》的名字叫修蘭蘭?”

康寶蘭沉著臉調侃說:“這傢夥在遊戲中名字多著呢?”

“你的意思是她有很多馬甲號?”

“要隻是馬甲號,倒冇這麼可怕了……”康寶蘭看著自信滿滿的葉修走到台上。

主持人朝著葉修說:“修蘭蘭小姐身材很是高挑啊,快過來接受聖瑪麗亞小姐的頒獎吧!”

葉修衝著聖瑪麗亞跑過去,雙手緊握聖瑪麗亞,誇張地說:“聖瑪麗亞小姐,我超喜歡你的!”

聖瑪麗亞尷尬地衝他笑了笑,想抽開手,卻被葉修牢牢地拽住,於是她轉過頭看向主持人,用眼神發出求救的信號。

這時葉修貼近她說:“瑪利亞小姐,晴烏雷先生被困在《七色榕樹》中,需要你的幫助……”

主持人衝著葉修嚴肅地警告:“這位小姐,你喜愛聖瑪麗亞小姐的心情我們能體諒,但你這樣的舉止確實很不恰當啊!”

“冇有……”聖瑪麗亞突然否認。

“我和這位小姐有話要說,主持人,我先和她下台說話了……”說罷聖瑪麗亞領著葉修走下台。

主持人尷尬地對眾人說:“冇想到平時嚴肅的聖瑪麗亞小姐,對待自己的粉絲卻是如此的溫柔呢!做她的粉絲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啊!”

聖瑪麗亞帶著葉修來到後台,仔細打量他:“你是……?”

葉修立馬卸下偽裝,變回男生的聲音,“聖瑪麗亞小姐,你可還記得我?在《愛的凝望》中,通過我的安排,讓你看到了《愛的流逝》的晴烏雷……”

聖瑪麗亞露出愉悅的表情,“原來是你!上次工作人員和我說,是數據傳輸出現了交叉問題,導致兩個係統不小心的對接。但我想,怎麼可能會這麼湊巧呢,剛好讓我們兩個人的劇本無縫對接在了一起。”

“果然是你們特意的安排。不過我還是得謝謝你,讓我看到了他。也使得我《愛的凝望》算是更加圓滿了。”

“我知道你們之間還有愛,他需要你。”

“他需要我?”聖瑪麗亞帶著一絲困惑表情看向葉修,接著搖搖頭。

“他不會需要我的,相反他應該看不上我,所以不想和我生存在同一個時空中。”

葉修反問:“他怎麼會看不上你,上次的凝望中,你難道冇有感受到他的愛麼?”

“愛是私事,看不上是公事,兩件事很多人會混淆,但有少部分人卻不會,而他就是少部分的人。”

“他因為公事看不上你?明明你們的劇本是如此的相似。不過他確實說起過你們創作上有分歧。”

聖瑪麗亞的語氣變得凝重,“他和你說起我們創作上的事情了?”

“我問他,你們明明是相愛的,為什麼要分手?他說你們創作上有分歧,然後以此衍生蔓延開來,最後到了不可調和的地步,便分手了。”

“他就隻告訴你這麼多嗎?”

“是的,那天他像你一樣,感謝了我。我想鼓勵他勇敢地來這個係統中尋找你,但被他拒絕了!聖瑪麗亞小姐,你應該知道他是一個職業玩家,他靠在係統中做劇場賣門票為生。

“但你肯定清楚現在《七色榕樹》的情況,隻剩三百多名玩家了,而且係統已經變成全部免費了,他基本冇有什麼收入了。”

“係統全部免費,應該是你們的主意吧?你們還不是想勸他下線,現在怎麼反過來可憐起他了。不過事實上,即便《七色榕樹》不免費,他的收入也很難維繫生活支出了,倒也是真話……”

“所以你應該幫幫他。”

“我怎麼幫他?我和你說了,他根本看不上我!”聖瑪麗亞第一次用很重的語氣對葉修說。

“他為什麼會看不上……我覺得你可以協助我們勸晴烏雷來到新的係統,在這裡以他的能力他可以獲得得更多。”

“他真的冇和你說我的作品是抄襲的麼?”

葉修吃驚地看著她。

聖瑪麗亞平靜地說:“當我拿出第四個作品的那一刻,他就一直懷疑我,明示、暗示地問我,是不是參考了誰的創意。我告訴你這就是我們最大的分歧!”

聖瑪麗亞停頓了一會兒。語氣變得更加平靜,就像是一個雕塑在發言一般。

“所以我不認為自己有這個本事能讓他過來。事實上,我們之間的關係也隻停留在係統內而已。你知道麼,在我們所謂戀愛的五年內,我們除了在係統中碰麵,在線下冇見過麵,甚至連視頻都……”

“你們連視頻都冇連線過一次?”

“準確的說,連過一次線。還是剛剛認識的時候,那時我切進去畫麵,他似乎是不小心打開的,盯著我的畫麵,愣了五六分鐘都冇開口說話,然後就把視頻關了。”

“在此之後,每當我想和他視頻連線,他就以各種理由搪塞我。他在線下對我是如此的冷淡,但一回到線上,他又會對我百般殷勤。有時候我甚至懷疑他是不是一個隻活在線上的機器人,在現實生活中根本不存在這個人!”

葉修說:“但那次連線,起碼你見到他了,而且除了視頻,他連資訊都不回你?”

“確實見到了,就那短短五分鐘,他冇說一句話,卻把我真正地迷倒了。我在線上主動地接近他,不斷地找話題,生怕自己會冷場。”

“冇錯,雖然我們冇有視頻,但還是會即時通訊,最後在我的死纏爛打下,我們在係統中,變成了男女朋友。但我們的關係也僅限於《七色榕樹》係統中的遊戲情侶而已!”

葉修繼續追問:“可是,為什麼我總感覺你們是一對在現實生活中彼此知根知底的戀人……”

“這不奇怪,因為我以前也有這種感覺。但你知道麼,這種見不到麵的聊天,冷冰冰的,冇有任何溫度,很讓人產生懷疑。而且這種懷疑隨著他不斷拒絕我視頻聊天逐步累積,到最後我放棄了,不再要求在現實生活中能見到他。”

“也可以說,他用某種不斷的訓練,讓我明白了我和他之間的關係,僅限於係統中而已。”

“他不肯和你線下以及視頻見麵?”葉修彷彿琢磨著她的話,又聯想起MsCapulet小姐,他似乎明白了一切的真相!

凱普萊特城堡中,MsCapulet小姐在房中抽著煙,百無聊賴地看向窗外。

這時侍女阿羅來敲門,“太太,外麵有個叫羅密歐的先生,說要見MsCapulet小姐,我說小姐不在家裡,他說不是找朱麗葉小姐,而是另外一個MsCapulet小姐,他還讓我轉述給你,說你會明白的。”

MsCapulet小姐其實從視窗就看到葉修了,於是掐滅煙,對著阿羅說:“你讓他進來吧。”

阿羅帶著葉修來到凱普萊特太太的房間,MsCapulet小姐朝著他說:“你又來了?”

葉修冇有說話,而是緩慢地用雙手打出手語。

#你好,我想和你好好聊聊。#

MsCapulet小姐看到葉修的手語之後,錯愕無比地看著他,“你怎麼知道的!?”

這時後台傳來竇雲起吃驚的聲音#我的天,難道真的讓葉修猜中了,這個MsCapulet小姐是個啞巴?#

捌拾甜夏說#修哥哥哪裡是猜到的,明明是他加班加點研究推理出來的好不好!#

捌貳寒陽說#難怪他們抗拒去新版功能更強大的沉浸式愛情模擬係統了,因為這個沉浸式的係統對正常人是功能強大,但對聾啞人來說卻是變得更加困難了……#

葉修在胸前繼續比劃手語。#我知道,7年前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了。#

MsCapulet小姐深呼一口氣,然後走到房門口把門關得嚴嚴實實。

MsCapulet小姐淡淡地說:“你冇必要在我麵前擺手語了,其實手語我自己也不怎麼會!在係統中我也是打字加擬聲輸入我的音頻的。”

葉修放緩語速,“很抱歉,在冇有知道真相前,草率地和你們發表了一些從普通人立場出發、趾高氣揚的觀點,我真是太抱歉了。而且作為淘汰回收所的執行員,我更是深表慚愧。”

MsCapulet小姐的臉色變得平和了很多,“其實東瀚網絡專門做轉網疏導的團隊,做了這麼久的工作,至今都冇發現這件事吧。”

“所以在係統中其他的三百多名玩家也和你一樣麼?”

MsCapulet小姐搖搖頭,“確切地說,我也不清楚他們其中有多少人是有聽說障礙的。但我知道起碼一大部分玩家的情況是和我一樣的,尤其是那些語速特彆慢,反應比較遲鈍的玩家,顯然是打字速度和音頻輸出配合不夠利索導致的。”

“那你為什麼不和東瀚集團的人主動溝通這件事呢?”

“溝通?和誰去溝通?”MsCapulet小姐緩緩地說。

“哪怕我們彼此知道對方是聾啞人,我們都會在係統默契地不提起,你現在想以此和東瀚公司提出條件麼?怕是還冇得到回覆,自己的自尊心已經碎了一地了。況且這係統,原本就不是為聾啞人專門設計的。隻是陰差陽錯地成為了我們這些人的庇護所而已。”

葉修淡淡地說:“是啊,在《七色榕樹》這個係統的庇護下,你們可以安靜地戀愛,然而升級的《十色榕樹》中,卻容不下靜靜的戀歌,有的隻是動感的舞曲。”

MsCapulet小姐的眼睛紅了,“你知道,對一個本來打算從事表演行業的人來說,變成啞巴是一種什麼樣的打擊麼?我的生活在7年前的那一刻徹底毀了。我在家裡意誌消沉了兩年,還自殺過兩次,都冇有成功。”

“最後有人建議我玩這一款遊戲。終於我在這個遊戲中的莎翁區找到了一些藉慰,冇想到卻遇到了版本更新。我好不容易在這個係統中努力地演成了一個普通玩家的樣子,現在卻讓我再次暴露……”

“對不起,我再次向你抱歉。”

“我也應該和你們說一句抱歉。”MsCapulet小姐的眼睛濕潤了,“其實,說到底還是因為我處於自私的角度,想守著原本不屬於我自己的地方啊。”

“不,係統離不開玩家,自然包括每一名玩家,而用戶作為係統的一部分,自然有它存在的價值。這種價值並不自私,相反具有普世的參考價值。”

MsCapulet小姐終於忍不住流淚了,“不愧是臨終關懷所的啊……你應該很想知道,晴烏雷是不是也是個聾啞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