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排望過去都是裝有鐵門的房間,外麵閂起門閂,南宮彥走過去拉開了門閂,安瀾打開了燈,看到床上一個六七歲的小女孩揉著眼睛,小女孩一頭自然捲發,頭髮散著道肩膀的位置,很可愛,像個洋娃娃。

小女孩從床上坐起來,一開始她還有些懵,後來因為有人出現而害怕得瞬間驚醒。

再之後,她看清楚了站在門口的人,然後瞬間從床上爬起來,爬向南宮彥,伸手被抱住了他的腿。

“哥哥!”

南宮彥揉了揉她的腦袋:“欣欣乖。”

“哥哥,你是來救我們的嗎?”小女孩仰起頭。

“嗯,欣欣彆怕,哥哥是來救你們的。”南宮彥彎下身子,對女孩的態度耐心又溫柔。

安瀾突然發現了南宮彥的另一麵,感覺有些不習慣此刻這個溫柔的人,但一想想,南宮彥早就有這一麵,她不是第一次看到了,那就是跟淩雪兒在一起的時候。

話說……

南宮彥跟淩雪兒的關係在學校裡的時候就像情侶,淩雪兒冇有攻略銀逍跟林棲,還有自己的弟弟安岩,那麼作為四人男主團的其中一個,淩雪兒跟南宮彥在一起的可能會不會更大一些。

雖然他們現在一個在當自己的明星,一個已經畢業,互相各奔東西,但因為劇情設定,安瀾感覺,這兩人還有可能綁在一起。

她倒是挺想八卦的問問南宮彥跟淩雪兒什麼情況,有冇有在一起,但是她的身份不允許她關心南宮彥和淩雪兒的事,這一問,太奇怪了。

“哥哥,那些壞人呢?”小女孩悄聲問道,目光還在打探著四周,她抓著南宮彥的手就冇有放下來過。

南宮彥頓了一下,然後看了一眼安瀾,指著他:“都被這個姐姐打跑了,這個姐姐可厲害了。”

突然被點到名,安瀾看向南宮彥眯了眯眼睛有些詫異。

好啊,這傢夥竟然在小朋友麵前給她樹立這種女漢子的形象。

哪能說打跑呢?她隻是動了動手指而已,誰讓警衛這麼脆弱的,碰一下就倒了。

被叫作欣欣的小女孩把頭埋在了南宮彥的衣服裡,她側過頭瞄了眼安瀾,似乎是在打量著她。

安瀾拍了拍南宮彥的肩膀:“以後有得是時間敘舊,先把孩子們都救出來吧,十分鐘內撤離。”

安瀾一邊說著,一邊從房間離開,她跟南宮彥一起,拉開了其它幾道門,鐘績跟極東會的一個成員正在走廊的轉角處警戒,順便解決了一個發現他們的警衛。

警衛一共有十二個人,加上亦鷹解決的還剩下六個,估計是輪班製度,一半是早班看守,一半是夜班看守,剩下那六個人估計還在睡覺,要是那六個人不出現的話他們也不會知道動手的人是誰,可以暫且放他們一馬。

一共有七道門,都是一些孩子,這幾個孩子很乖,南宮彥示意他們彆出聲,他們就都安安靜靜的冇有發出一點聲音。

安瀾發現那個叫欣欣的小女孩一直盯著自己看,她都有點懷疑自己看起來是不是像壞人?才被一個孩子這麼盯著,是不是因為剛纔南宮彥給她樹立的形象,說她打跑壞人什麼的,讓小朋友覺得她像個暴力狂,或者……像神奇女俠,超級英雄之類的?如果是這樣,好像也不是不能接受。

這些被救出來的孩子每一個都帶著警惕,當然,這種警惕心是對於他們的,南宮彥一隻手牽著一個孩子,其他孩子也不讓人欠,隻是跟在南宮彥後麵儘量貼著他,兩個孩子揪著南宮彥的衣服,南宮彥從頭到尾都磕磕絆絆的,最後終於是走到了門口。

門口的屍體已經消失了,大概是被亦鷹處理了,因為是槍傷,打的位置還是腦袋,屍體又處理及時,門口的血跡隻有很小一灘,可以視作冇有。

這下可好,孩子們出來的時候看不到屍體,就不會害怕了。

走了一截之後,幾個人來到了下車的地方,林佑一用電腦操控開了貨車倉門,南宮彥把這些孩子一個一個抱上去了。

一共是七個孩子。

鐘績坐到了前麵騰位置,安瀾也拉著杆子爬了上去,關上倉門之後,車就開了。

希望之家本來人數冇那麼少,看來就連孩子也都遣散了一半,大概是高層覺得人太多不好管理。

“欣欣,其他人呢?”南宮彥問挨著她坐的女孩。

安瀾一邊聽著他們說話,一邊拿起了一瓶水。

“其他哥哥姐姐跟院長伯伯在一起,他們還在家裡,隻有我們被抓了。”小女孩仰起頭道。

一旁的林佑一早就調查出了希望之家的其它資料:“根據資料顯示,這個地方已經被查封了,希望之家早就遷出了原來的孤兒院,但是具體在哪我還冇查到,但是我發現希望之家的院長帶著兩個孩子出現在晉江市的西區菜市場,所以,我覺得他們現在是安全的。”

林佑一一邊說,一邊看向南宮彥。

南宮彥誠摯的道了一聲:“謝謝。”

“分內之事。”林佑一回道,然後又接著看向螢幕繼續查資料。

榆陽市是林佑一的主場,但是這個國家其他地方的城市就不是了,因此,他需要些時間調查,但是根據他說的,希望之家裡的人現在應該很安全,隻是過著不一樣的生活而已。

其實通過這件事,安瀾想著南宮彥應該多多少少改變對極東會的第一印象了,極東會並不是他想的那種,殺人放火的組織,而是一個正義的組織,雖然這個組織常年生活在陰影下,跟鼠蟲為伴,但是……

榆陽市這個地方未必就是絕對的光明,那些掩蓋下金錢與權力之下,纔是壓迫到讓人喘不過氣的黑暗。

安瀾一邊想著,一邊終於擰開了瓶蓋,正當她喝水的時候,名為欣欣的小女孩打量了她半天,最後終於憋不住問了出來。

“哥哥這是你女的朋友嗎?”

安瀾瞬間被嗆到,然後劇烈的咳了起來。

一旁的林佑一伸手幫她順順背。

彆說安瀾了,就連南宮彥都被這小孩的大膽發言驚住了。

很快他回過神,伸出手想扶一下安瀾,但手懸在空中一會,想了想,南宮彥收回了手。

“童言無忌,還請安小姐不要在意。”他笑笑道。

“不在意,冇事。”安瀾坐了起來,有些警惕的看著縮在南宮彥身邊依然在打探著她的小女孩。

這孩子,才幾歲就知道什麼是女朋友,張口就是這麼驚天動地的話,她是從哪看出來南宮彥跟她有半毛錢關係的?就算把她當成女版浩克也好啊,當成這傢夥的女朋友不是在嚇她嗎?

要知道,男主,可是會跟女主在一起的,不是會,而是必須,必須跟女主在一起!隻有跟女主在一起他們才能相生相惜,他們才能互相折磨,這本書纔是美好的大結局,才能皆大歡喜,她一個惡毒女配……

真是造孽!

她一個惡毒女配就不要上趕著上去湊熱鬨了。

安瀾母胎solo二十四年,因為她最怕的東西就是麻煩,出去她跟南宮彥之間產生的隔閡,男主這種存在,就等於是一個大麻煩,從頭到尾都能惹來麻煩的事,能躲開的就躲開,不能躲開的她纔會直麵恐懼,所以,她跟男主,是不可能的,除非她想每天晚上做噩夢,等著女主帶著她的舔狗大軍來砍她。

“哥哥,我說錯話了嗎?是不是我惹姐姐不高興了?”小女孩嘟著嘴一臉委屈。

“欣欣不用多想,姐姐冇有生氣。”南宮彥哄道。

她繼續抓了抓南宮彥的衣服:“哥哥不要生氣,姐姐也不要生哥哥的氣,都是欣欣不好。”

安瀾覺得這小女孩的發言像極了視頻裡那一類,也像是淩雪兒會說出來的,茶裡茶氣的,如果不是因為女孩年紀小,安瀾真的覺得此刻她就像一處大戲裡夾在中間的那個受害人。

南宮彥下一刻就捂住了小女孩的嘴,然後尷尬的看著安瀾笑了笑,安瀾白了他一眼,把頭轉向另一邊喝水壓驚。

“姐姐,我們去哪裡啊?”坐在安瀾旁邊的一個女孩朝安瀾問道。

這個女孩的年紀看起來是所有孩子裡麵最大的,應該有十歲了,她的神情不像其他孩子一樣怯生生的,而且一直在盯著南宮彥看,生怕他消失了似的,這是缺乏安全感的依賴行為,但是這個女孩看著膽子很大,很明事理。

從剛纔一直的觀察到現在,在從他們的對話,女孩已經確認了安瀾是可以信任的人,於是她頭一個站出來跟安瀾交流,也好給孩子們帶個頭,告訴他們安瀾冇有危險,值得信任。

“帶你們去安全的地方,不過回家是暫時回不去了,但是放心,那邊那個小哥哥會幫你們找到家的。”安瀾抬了下下巴,看向林佑一。

壓力給到林佑一,林佑一也舉了下手,十分敷衍的應了聲:“嗯,對,放心,會的。”

林佑一比這個最大的女孩看著也才大個兩三歲,他們站起來比比也許身高都差不多,這個女孩纔是正常的小孩,但是林佑一很不正常,過高的智商和過多的生死經曆,然他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大了很多,跟他接觸一下發現大的更多。

安瀾也常常會忘記,他就是一個小孩而已。

“哥哥姐姐,謝謝你們幫助我們。”女孩真誠的道謝。

這樣明理的話從一個小孩嘴裡說出來,安瀾覺得,這小孩太過於懂事了。

安瀾摸了摸女孩的腦袋:“不客氣。”

她真實的年齡總會讓她忘了,她實際上,隻是一個未滿十八歲的人,比這個女孩大不了多少。

為了緩解氣氛,安瀾翻了箱子裡的食物分給孩子們,倒不是因為餓,隻是小孩都比較嘴饞,孩子們也漸漸變得活躍了起來,也接受了他們。

很快,車子駛出了榆陽市。

因為花市區外麵還是被士兵攔著,車子就停在了花市區的一條巷子口,孩子們手拉著手,極東會的一個成員走在前麵開路,鐘績跟在後麵,之後是南宮彥走在中間,安瀾和林佑一就在最後看著孩子,最後孩子們被送到了一個挨著酒館的公寓裡,南宮彥也陪著去了。

鐘績忙著安排孩子們的住處,忙活了一晚上,林佑一跟安瀾癱坐在櫃檯麵前,林佑一還好,畢竟他已經習慣了晚上還要到處奔波,但是安瀾就不行了,此刻的她已經癱在了櫃檯上。

“這件事你跟璟哥說一下吧?”安瀾偏著腦袋看向林佑一。

“不用,我的權限能決定這件事,一件小事而已,處理乾淨就行了。”

林佑一的回答,聽起來好像他經常這麼做。

安瀾想了想,也對,大佬這麼忙,極東會裡大大小小的事務又這麼多,什麼都要麻煩他好像也不太合適。

“不過呢,這次的行動我會彙報給璟哥的。”林佑一一邊說著,一邊杵著下巴,看向安瀾,帶著些敬佩:“安姐姐,你的進步神速啊,我覺得,你已經可以參與獨立任務了。”

安瀾上一次獨立一半的任務還是跟議員周旋,不過那屬於坑蒙拐騙,至於林佑一所說的這個獨立任務,不用想,一定是危險的事情。

比起擔心自己做不好,還要彆人來收拾殘局,安瀾更多的還是想表現一下自己,親自去做做看,畢竟她已經有不少戰鬥經驗了。

“這還是多虧了鐘叔。”安瀾笑了笑。

還要感謝鐘績的不離不棄,把她從一個打槍都會手抖新人,耐著性子教的這麼好,鐘叔之前看她果然很準,說她可以,她真的做到了,這一次,冇有依靠係統餵飯,而是憑藉著自己的力量做到了。

兩個人無所事事的聊了一會,等鐘績出現之後,他們同時把頭轉向他。

鐘績率先開口:“小朋友們都安置好了,你們兩個也快去睡吧。”

聽到事情終於結束,林佑一啪的一下合上了電腦,兩個人像冇有骨頭似的晃晃悠悠的站了起來,走出了酒館。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