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大伯的話,這東西正是他從法則熒惑失落之地所得,而法則熒惑不在他處,正在岐山!

有了此行之經曆,鳳鳴岐山也不再是傳說,然而此岐山,非彼岐山!五人也隻好答應,我們一行七人,終於踏上了去往平京的歸途!

一番周折,我們七人終是回到了勝天寺,初見散財侯爺,孫班跟尋龍尺皆是滿臉的驚愕,好在有我在一旁勸解這纔沒有爆發什麼矛盾,而大伯跟我的關係更是讓孫班都瞠目結舌!然而更加令人震驚,還是大伯手中的靈晶!

或者說,法則熒惑的下落!

所為鳳鳴之岐山,如崑崙神山一般,在如今的世界已然尋不到,而大伯手中的靈晶便是他當初費儘周折,僥倖得來,那不光用岐山的下落,準確的說,這靈晶就是去往岐山的道路!

與天闕一般,岐山所在也已被熒惑影響,而這靈晶便是法則熒惑在這正常世界顯現之物,大伯雖有靈晶在手,卻無打開靈晶的法門!

而孫班聞聽此言,更是露出前所未有的驚愕之色,問道:

“你已然尋到封神台?”

“你也知封神台之秘?”

大伯一怔,同樣是滿目驚異,隻留我們幾人不知所以!大伯見狀,這纔將其所知儘數講來!

熒惑四分,已是事實,其中兩顆便是天官印和空間熒惑,在曹公以及佛國之前,這兩顆熒惑並未現世!但時間跟法則熒惑卻曾在上古之時再度出現過!

虞王憑藉時間熒惑建立了上古文明,乃是華夏文明真正的起始,最後雖然墮入地心維度,但時間熒惑的神力卻已被證實,這纔有了洛書殘卷中記載的,商周之爭!

商王覓得天闕,或者說,商王朝當時還擁有進入天闕的法門,藉此在上古末期培養出類似聞仲這般生有天眼的奇人異士!藉此神力,商王一統!直到鳳鳴岐山,法則熒惑露出蹤跡,被周王所得!這才藉此拉開了商周大戰!

而所謂的封神,實際上,就是周王借法則熒惑培養異士!而岐山所在,或者說封神台所在,便是法則熒惑!也正因如此,法則熒惑之力,才能讓周朝後起直追,同樣養出眾多的異士,拉開商周之戰!

最後周王雖然得勝,但熒惑之力非是人力可以掌控,時間熒惑已然帶著天闕墮入地心維度,這便是商王落敗的主要原因,西周立朝之後,周王為穩固國位,便令太公親自設立薑朝,妄圖將時間熒惑取出,結果自然是冇能如願,而薑朝之眾,更是因此失落在時間熒惑之內!

隨著時間的推移,法則熒惑,也開始紊亂了原本的空間,再度墮入虛空,封神台就此銷聲匿跡,連同一併消失的還有那徹底散去的上古文明!

後世雖有天官印和空間熒惑的出現,但時間跟法則的力量顯然更加違背世界規律,致使一直冇有現世的機會!

而孫班當初跟鐵王折戟之處,竟然就是岐山!

以孫班當初的底蘊和手段,熒惑之秘他已然知曉,甚至尋還跟鐵王找到了法則熒惑的下落,然而,在熒惑空間之內,二人的手段便顯得微不足道,不光冇有帶出熒惑,甚至還讓鐵王慘死其中,而孫班更是自舍一目,才僥倖脫身!

這些年他雖然從冇有斷過對法則熒惑的追尋,可無論如何,卻是再也尋不到當

(本章未完,請翻頁)

初進入法則熒惑的地方,今日得見大伯手中的靈晶,他方纔恍然,當處鐵王正是借了這東西,纔打開了法則熒惑的入口!

“這麼說,你已經見識過法則熒惑之地!你的眼睛是自己弄瞎的!”

孫班作為唯一一個親眼見識過法則之力的存在,此刻提起當年的經曆竟然也是滿臉的恐懼:

“那地方不是天堂,便是地獄!也許是天堂與地獄並存!若非我當機立斷,隻怕也要跟鐵王一同葬身其中了!”

孫班的話讓我們都是一臉的詫異,大伯盯著他,似乎仍舊有些難以置信,說道:

“你當真自靈晶中脫身了?”

“怎麼,我現在不是在你麵前嗎?”

“大伯!這靈晶怎麼了?”

我察覺到了大伯的眼下之意,在我們幾人凝重的目光中,他緩緩道:“我已經說過了,法則熒惑之地,不受規則限製,活人進不去的!”

“活人進不。。。你是說進去的是死人!?”

“前輩的意思是,隻有我們的思維能夠進去?”

安娜一語中的,大伯沉聲道:“準確的說,法則熒惑之地更像是一個幻境,一個幾乎不可能離開的幻境!試想一下,一粒沙子掉入大海,他怎麼可能從海水中回到陸地!”

“除非,這顆沙子勘破了大海,海底終究還是沙!”

孫班一開口,再度令我們陷入了沉默,大伯也冇有再辯解什麼,隻是說道:

“此間凶險,爾等既然已經知曉,也無需我多言,我一生追求都在此間,靈晶就在手中,你們若願赴死的,便隨我揭開封神之秘!若不願,還請勿要阻我!”

言罷,大伯便隨之起身,孫班淩厲的目光掃過我們,沉聲道:

“即使如此,你且在寺中稍停一晚!生死抉擇,明日便有分曉!如何?”

靈晶一開,生死難料,自要給眾人一個思考的時間!大伯冇有說話,隻是跟著我離開了房間,這一晚,我跟大伯對坐一室,徹夜未眠!談起過往種種,無不唏噓,大伯從一開始便欲解開熒惑之秘,卻始終不得誌,爺爺一生不願我們沾染此道,最終卻還是親手將天官印交於我手!

我二人心中都清楚,即便此一行生死難料,可從一開始便冇了退路!

第二日一早,我們一行再度彙聚在勝天寺內,而僅是一晚的功夫,後院地麵之上便多出一個龐大的血色陣法!

那是孫班一生珍藏的氣運血!岐山之行的凶險他最為清楚,為了今天,他將畢生所學儘數施展!

尋龍尺與他對坐門前,神色泰然,隨著我跟大伯的到來,二人不由露出了微笑,這一次,我們冇有叫任何人,然而該來的一個都冇少!

王典!

胡華!

安娜!

孫卿!

周文武!

孫班!

尋龍尺!

大伯!

還有我!

(本章未完,請翻頁)

我們九人相視一笑,在孫班示意之下,盤膝而坐!隨著孫班睜開他那命器所製的獨眼,整個血陣便在這青天白日下發出了淡淡的熒光,隱約間,竟還有幾分凝結出靈晶的跡象,孫班緩緩道:

“九為數之極!一切皆是定數啊!侯爺!開始吧!”

靈晶在手,白狐隨之外陣法外走去,氣運大陣的血光隨著靈晶的引動越發的濃鬱,彷彿夕陽的餘輝將我們籠罩,不覺間,我的視線開始模糊,似有青山從天而降!

待我穩住心神之後,就見我們九人已然踏足青山之中,青山似仙境,鸞鳥共飛天!虛空之中 ,似有一方仙台懸空,流光肆意,不時有人影禦空而出!

驚愕之餘,我們幾人未敢擅動,齊齊看向孫班,他輕聲道:“真正的危險在山巔,走吧!”

隨著往山頂逼近,天空中景象非但冇有清晰,反而越發的模糊,等到我們好不容易登上山頂之後,仙台已然消失不見,隻有數不清的流光,宛如天闕中暴動一般,肆意席捲!

而我們腳下的青山也開始在此刻動搖,不等我們有所反應,霎時間天崩地裂,黑暗與混亂充斥而來,一瞬間便席捲了整個空間!

身旁的同伴就在此時消失不見,我努力的保持鎮定,眼前的流光正在逐漸的璀璨,不知何時混亂平息,我已經踏入一方古墓,曆經艱險,僥倖脫身,然而冇多久,便又是一方陵墓將我籠罩,如此循環往複!

直到虛空中開始有瞭如水的光芒流轉,我想要抓住它,可每次隻能跌落進更加凶險的墓葬之中,不得脫身!

而這般循環不知持續了多久,直到那如水的氣運定格之後,我的心神方在此時有了一絲波盪,隱約間我透過流光竟是看到了一處寺廟!

思緒湧來,我這才發覺,我們仍在勝天寺內,眼前流轉的正是法則熒惑的力量!

一念至此,混亂徹底平息,其餘八人也隨之複現,仍舊是盤坐在勝天寺內,隻不過流光將八人儘皆籠罩,周文武頭頂乃是循環的女色,安娜頭頂則是無限的星空。。。。。。

那是每個人心中的執念,是他們自己的道!

在這一刹那,我總算明白孫班為何自舍一目才能退出法則空間,而我之所以能在混亂中甦醒,並非是我尋到了自己的道,反而是我越發的不能逃脫!

因為那天官印就懸浮在我身前,我的命運早已註定了今日的結果,所謂的道,不過是虛妄罷了!真正的解脫,便在玄機之後!

在這一瞬間,我更是迸發出一個恐怖的想法,非是我們在追尋熒惑,而是熒惑一直在等待著我們!

一念至此,三顆熒惑齊出,圍繞在我身旁,我伸手朝虛無中抓去,抓到的仍舊是一片黑暗的虛無,然而流光在此時散儘,無垠星空浮現,幾人頭頂的執念也隨之逐漸的散儘,一個個滿臉驚駭的起身,未等開口,便看到了我身旁繚繞的四顆熒惑!

我單指點在虛空,四顆熒惑隨之而動,化作一道光電逐漸的擴大,一道流光彙聚的門戶就此洞開:

玄機之門已開!跨過這門,便捨棄了此生!

我一步踏出,站立在玄機之門前,回頭凝望。。。。。。

【完結!】

(本章完)

樂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