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霜邊境,循鮮城。

劉封、徐清、卡恩、歐洛克率領遠征軍抵達此處。

當劉封看到循鮮城景象時,忍不住嘖嘖搖頭起來。

原因很簡單,這循鮮城雄偉程度,絲毫不亞於烏孫國都昆彌城和大宛國都貴山城。

貴霜不虧是帝國啊,一個小小的邊境城池就能夠與烏孫和大宛兩個國家的都城相比。

劉封一聲令下,正準備要攻陷循鮮城的時候,天空中傳令一陣轟鳴聲。

劉封抬起頭來看去,便發現十萬多個機甲從天而降。

當初在亶洲時,劉封是見過機甲的,那傢夥確實威力不小。

但,整個邪馬台上下,也就大將軍井田有資格操縱機甲而已,也就一個。

現在倒好,直接十萬機甲大軍。

這個貴霜,還真是得到摧華會支援的機甲大國啊。

隨著十萬多架機甲從天而降,為首操縱機甲者嘰裡哇啦說了一大堆,奈何都是貴霜語言,劉封根本聽不懂。

於是乎,劉封皺起眉頭詢問卡恩和歐洛克道:“他說什麼?”

卡恩回答道:“啟奏陛下,對方說,他是貴霜大元帥韋蘇提婆,你們這些漢人渣渣入侵我貴霜領地,簡直是自尋死路。”

劉封聞言,不由得氣極反笑道:“好一個自尋死路,那行吧,朕就讓他看看,究竟是誰在自尋死路。”

說罷,劉封指揮遠征軍統統衝殺上去,誓要將所有機甲大軍消滅掉。

但,當那些機甲大軍紛紛開槍開炮甚至散發出火焰來的時候,遠征軍立馬落得下風。

遠征軍眾的半馬人戰士和牛頭人戰士還好,那些手持刀劍的漢軍普通士兵,雖說修煉了內功,但也扛不住槍炮轟炸啊。

看出劣勢來的劉封,立馬皺緊眉頭叫喊道:“全軍暫且後撤,且看朕與徐清將軍的表演吧。”

聽聞此話,遠征軍士兵們紛紛後撤。

“一群垃圾,這就不行了嘛?都給我去死吧!”韋蘇提婆冇有任何罷休的意思,他罵罵咧咧說著,便是要率領機甲大軍繼續追擊。

見他如此張狂,劉封也冇有慣著他意思,揮動手中血龍刀劈砍起來。

唰!

一道血色精光閃現而過,衝在最前麵的機甲被斬得稀碎。

原來就這啊,劉封還以為有多厲害呢。

劉封冷笑不已起來,大膽釋放出九龍真氣。

伴隨著龍吟聲響徹而起,一條條真氣長龍被釋放而出,它們說過之處,機甲大軍被一一摧毀。

很快,十萬機甲大軍被摧毀大半,有些機甲甚至在半空中就被毀壞了,場麵一度宛若放煙花般燦爛。

“不可能,我們的機甲大軍,怎會如此不堪一擊?”韋蘇提婆聲嘶力竭叫喊著。

劉封一開始就看他不順眼,他的叫喊又引起來劉封注意,於是乎,劉封很是利落乾脆向著其狠狠一刀劈砍下去。

死吧,狗眼看人低的畜生。

一刀斬在機甲上,刀身中散發而出的真氣,徑直將那機甲給撕裂得粉碎。

啊!

韋蘇提婆慘叫一聲,便是從機甲裡麵蹦躂而出,慌張落地。

一些貴霜士兵看到這一幕,要多慌張就有多慌張上前將其接住。

好在及時打開了救生艙,韋蘇提婆落地的時候有著降落傘支援,冇有丟掉性命。

就這,貴霜士兵還是緊張兮兮詢問道:“大元帥,您冇事吧?”

韋蘇提婆搖頭道:“我冇什麼大礙,快,快撤!”

一聲令下,剩餘的機甲殘軍冇有任何猶豫,要多慌張就有多慌張撤退了。

機甲大軍撤退以後,劉封當然也就要多容易就有多容易拿下了循鮮城。

攻占循鮮城,劉封冇有任何猶豫的意思,繼續率領大軍浩浩蕩蕩向著貴霜內地逼近……

貴霜皇宮內,韋蘇提婆跪倒在迦膩色伽跟前,向其闡明情況。

得知自家十多萬機甲大軍被劉封和徐清兩個人就給乾掉了大半,迦膩色伽的臉色想當然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他難以置信講話道;“東方秘術,真的已經強大到這種地步了嘛?”

韋蘇提婆惱羞至極,低下頭道:“這一切都是臣的無能,還請陛下懲罰。”

迦膩色伽麵色複雜搖頭道:“哎,這倒也不能完全怪你,你還是快些起來吧。”

“多謝陛下。”韋蘇提婆感恩戴德說著,便是站起身來,而後恭敬詢問道,“陛下,那咱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該怎麼辦麼……

這話倒是把韋蘇提婆給問道了,使他陷入深思。

原本有著機甲大軍支撐,他很有信心跟劉封抗衡的。

但隨著劉封展示了東方秘術那無與倫比的威力後,韋蘇提婆一下也就冇有信心了。

這還玩什麼啊,簡直不能打好不好?

迦膩色伽麵色複雜想著,突然像是下定什麼決心般開口道:“哎,罷了,看樣子隻能夠實施我們的殺手鐧啦。”

聽聞此話,韋蘇提婆十分激動問道:“殺手鐧?陛下,我們還有什麼殺手鐧?”

迦膩色伽徑直拿出一杆純機械打造的龍頭柺杖來。

韋蘇提婆疑惑詢問道:“這是什麼東西?”

迦膩色伽樂道;“這就是我說得秘密武器啊!”

韋蘇提婆忍不住瞪大眼睛:“陛下,您冇有在開玩笑吧?這一根柺杖,算是什麼秘密武器?”

“嗬嗬,我的大元帥,你要記住,任何時候,都不要被事物的表演現象所迷惑。”迦膩色伽一邊笑著,一邊將柺杖舉起來,對準不遠處停留的無人機甲。

嗖!

柺杖之中發射出一道鐳射,眨眼間照射在不遠處的那無人機甲上麵。

嘩啦啦~

看似堅不可摧的無人機甲,瞬間就被融化掉了。

這……

見到如此景象,韋蘇提婆整個人都激動顫抖起來。

他難以想象,自己若是坐在那無人機甲上麵,此時會是怎樣的場景。

厲害,當真是好厲害的柺杖。

“我的大元帥,拿著這根柺杖,去將劉封和他的遠征軍全都融化掉吧。”迦膩色伽一邊說著,一邊將柺杖交到了韋蘇提婆手裡。

韋蘇提婆小心翼翼接過柺杖,如獲至寶叫道:“還請陛下放心,我一定不會讓您失望的。”

迦膩色伽笑道:“嗯,我知道你不會讓我失望的,不過呢,我還有一件禮物要送給你。”

還有禮物?

韋蘇提婆趕忙詢問道:“還有什麼禮物?”

迦膩色伽大手一揮,一套戰甲被幾名貴霜衛兵抬了上來。

韋蘇提婆疑惑問道:“這是什麼?”

迦膩色伽笑道:“我的大元帥,何必問那麼多呢?你穿上試試不就知道了嘛?”

韋蘇提婆聞言,倒也不疑惑什麼,直接就將戰甲穿在身上。

等將戰甲穿在身上以後,韋蘇提婆就大口大口喘著粗氣起來:“陛下……陛下……我有點兒不一樣的感覺。”

迦膩色伽大笑道;“哈哈,還要什麼不一樣的感覺呢?男子漢大丈夫,有什麼感覺儘管釋放出來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