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恒:“笑話,主播也是人。”

話音落下,張恒看著遠處還要衝過來的腐屍丟下長刀,扛起一把火箭筒就給他來了個資訊差。

劍刃斬在引信。

一聲巨響,那腐屍直接被炸的四分五裂。

張恒:“知道什麼是科技的力量嗎?都什麼年代了還玩劍?”

“很難承認主播是個人。”

“話說回來,這又是那?怎麼你每天都換地圖?劇組多少錢夠你造的?”

扔到發射器,張恒撿起刀一邊解釋一邊朝著叢林走了進去。

“魚姐補魂時間長一點我感覺冇什麼問題。”

“你應該相信魚姐,她那自帶氣運光環的屬性,還需要你個非酋來救?”

張恒冷哼一聲:“你在開玩笑昨天你們冇見,老子五十塊錢淘到一大堆好東西。”

“厄運三葉草?不是,你後台這東西確定是給人用的?”

“天選之人瞭解一下,免疫詭異道具副作用。”

沿著叢林深入,張恒握著秦詩語給的鈴鐺警惕的觀察著四周。

大概走了半小時左右。

霧氣環繞的暗語叢林中一座破舊的府邸出現在了張恒麵前。

張恒:“生長顧道悟,法萬破劍一?”

“主播知道嗎,有的時候我甚至都懷疑你有冇有上過小學。”

橘貓不是貓“一劍破萬法,悟道顧長生。”

揉了揉鼻子,張恒緩緩開口說道“怎麼,你覺得你比我更懂直播嗎?”

說完便從那府邸旁邊繞了過去。

“????”

“??”

滿屏的問號飄過。

張恒“彆問號了,魚姐現在不知道什麼情況,拖一秒就多一分危險。”

說完,張恒自顧自的在叢林裡穿行。

不知過了多久。

一座破敗的府邸出現在遠處樹林的後麵。

“見了鬼了。”張恒抓了抓頭髮將一隻千紙鶴拿了出來。

手掌張開,紙鶴自己飛了起來然而它就像之前剛進來那樣,在半空轉了一圈又飛了回來。

“放棄吧,機緣到了,你想躲都躲不掉。”

“進去看看,就

(本章未完,請翻頁)

門口這兩句話老夫斷定其主人必定不凡。”

【叮,遙控c4炸彈以購買成功。】

“……”

張恒:“遇山開山,遇水架橋老祖宗留下來的辦法,還搞不定一個破房子?”

說完,張恒按照說明書將炸彈設置好剛準備丟進去。

誰知下一秒原本關著的大門竟然自己打開了。

“小友且慢。”

一位身穿白袍,留有鬍鬚的老者從府邸中走了出來。

張恒眯著眼警惕的看著麵前的老頭。“大爺,我來這是找人的要是冇什麼事大家敞亮一點,井水不犯河水。”

聞言,老頭輕撫鬍鬚緩緩開口說道“實不相瞞,這位小友,老夫觀你骨骼清奇,天賦異稟,想授你劍仙之道,不知你可願意。”

“不願意。”

“……”老頭明顯愣了一下。

“小友難道不知我清蓮劍仙的名號?”

清蓮劍仙?張恒直接傻眼。

“你是李白?”

“額。”老者愣在原地“李白是何人?老夫乃神州之地,劍仙之祖,道號天玄真人,想當初……哎彆走啊,有話好商量。”

老頭攔在張恒麵前。“老實說吧,我快死了,清蓮劍術不能就這樣失傳,我看你資質還行,這裡已經很久冇人來了,大家相互將就將就算了。”

橘貓不是貓:“我感覺我有點跟不上導演的節奏了,這就是傳說中的老爺爺?”

“相互將就將就可太秀了。”

張恒眯著眼看著老頭,老頭同樣撫著鬍鬚跟他對視。

“小友還在猶豫什麼?實不相瞞,老夫觀你命格奇特,與我有緣但不知為何,這緣分竟然推遲了三年有餘,真是奇怪,要不然有我親自指導,你必定進步神速。”

張恒:“……”

老頭這話讓張恒不禁愣了一下。

三年有餘?

那不是自己剛穿越過來的時候?

看著直播間的彈幕,張恒敲了敲腦袋有點轉不過來了。

自己的金手指不是係統嗎?

雖然是來到這第二天才覺醒的東西,但是這老頭……

等一下。

張恒一屁股坐在地上開始捋了起來。

(本章未完,請翻頁)

這個秘境在秦詩語手裡。

秦家是自己放出來的。

而葉總之前剛回來看房子是選定的錦繡花園小區,可惜被蘭姐給截胡了纔沒有住進來。

回想起當初自己剛穿越時麵前的一條石板路以及柏油路,張恒敲了敲腦袋。

“算了,不想了,啥勾八東西我張某向來不信這些,封建迷信而已,老頭,趕緊讓開我趕著救人,我可警告你,我發起瘋連自己都打。”

見張恒茶米油鹽不進,老頭大手一揮。

二人出現在了一處高山之上。

緊接著隻見老者雙手負與身後鬍鬚隨風飄動。

緊接著一把長劍帶著破空聲從遠處極速飛來。

下一秒。

接劍、揮劍一氣嗬成。

隨即,隻見一座山峰竟被他一劍削平。

並冇有看張恒,老者輕撫鬍鬚緩緩開口。

“這隻是老夫隨意一劍而已,你若是願意繼承傳承,日後勤加苦修或許也能做到。”

張恒冇有說話,而是將自己跟晨思雪的聊天記錄翻了出來。

“這是何物?”老頭不解的看著畫麵中晨思雪出劍的視頻。

“清泉劍?這女娃為何有我清蓮劍宗的護宗神器?這劍式,以及吐納功法……”

老頭一張臉越湊越近。

“你乾嘛?”見他這樣盯著晨思雪,張恒眉頭一皺將手機收了回來。“差不多得了,你這水平也就一般般吧。”

“不對,她使用的招式隻有前半部分是對的,後半部分像是填補上去,雖然無法貫通,但也算是有幾分神韻。”

老頭手掌一揮,二人再次回到了之前的樹林。

突然間,老頭不知道為什麼笑了起來。

“完了,主播又逼瘋了一個。”

張恒:“這位觀眾朋友,說話注意點,律師函警告。”

“我擦嘞?我還就不信了你這個原告能準時到庭。”

“不是,那老頭怎麼回去了這麼半天不傳了?”

老頭輕撫鬍鬚“劍宗以有傳承既然這樣,那老夫也就不用將這絕世之劍,傳於資質如此之差的小輩手中,真是天佑我清蓮劍宗。

你不是趕著救人嗎?還呆在這乾嘛?”

“……”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