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頭啊,你喜歡吃雞腿啊,胖哥哥以後再做給你吃好不好。”程景天想伸手摸摸大頭的腦袋,可是想到自己剛纔嚇到了她,又收回了手。

“好呀。”大頭抱著酒瓶子和雞腿跳到程景天的肩膀上,撕了一塊肉塞進程景天的嘴裡:“一起吃。”

“大頭真乖。”奈何程景天這麼一個大漢,被大頭萌的一臉血。

“胖哥哥,你該洗澡了,臭了。”瑤光奶聲奶氣的聲音響起。逗得大家一陣鬨笑。

程景天也不在意。一邊拍著自己的胖肚子,一麵說:“好好。我一會就去洗。”

“秦將軍,聽聞信天玉將軍做了魏辰的駙馬,你們與信將軍是生死之交,為什麼會投我聖天呢?本宮好奇,將軍勿怪。”瑤光對著秦洛一抱拳。

“哎呀,公主啊,您不知道啊,那魏辰不是什麼好人啊。”程景天介麵道。

“怎麼講?”瑤光驚訝。

“您不知道,當初信大哥說服我們投奔魏辰,我們也是滿心歡喜的,可是去了冇多久,就發現根本不是那麼回事,那個魏辰居然派人監視我們啊。”程景天說到這裡的時候非常的不滿。

“是的,公主,我們幾個人都是分彆住在不同的房間,可是每一個房間都是有重兵把守,用景天的話來說,就像是軟禁一般。”秦洛補充道。

“不僅如此啊,還不讓我們出去啊,出去了就派很多人跟著啊,就連我們幾個人坐在一起說說話,喝喝酒,都有人監視啊。而且啊,隻給了我們一些虛職啊,讓我們吃了睡睡了吃,議事什麼的也不讓我們參加,就像防賊一樣防著我們啊。”程景天更加鬱悶。

“那你們是怎麼出來的?”瑤光道。

“那得多虧了信大哥啊,他遣走了看守的人,我們才跑出來啊。”程景天道。

“那羅將軍怎麼冇有一起來?”聖初寒問道。

“是這樣的,羅亞的夫人是信大哥的親妹妹,羅夫人不想離開自己的哥哥,就暫時留了下來。等找到機會,我會再勸勸他們的。”秦洛說道。

“原來是這樣啊,真是可惜了。如此名將不能入我朝,乃是我朝之遺憾啊。”聖初寒歎息道。

“你不要歎氣,相信我,羅將軍和羅夫人會來的。”瑤光神秘一笑。

“你怎麼能確定?”聖初寒問道。

“你太不瞭解女人了,羅夫人終究是羅夫人了,她的世界更多的是自己的夫君,捨不得哥哥也是一時的,魏辰並非明主,在秦將軍和程將軍走的時候,羅將軍就已經動了這個心思,隻是尊重自己的夫人,不想逼迫他而已,等到必須抉擇的時候,羅夫人一定會遵循自己夫君的意思,所以,他們一定會來,隻是早幾天晚幾天而已。”瑤光喝了一口酒:“明天陣前叫陣。本宮打第一戰,先殺殺魏辰的銳氣。前麵不敢動,是因為本宮忌憚秦將軍等人的威名,如今,此等絕世將才已經悉數歸於我朝,本宮還有什麼可忌憚的。”

“隻是公主。。。”程景天欲言又止。

“本宮明白,如果出戰的是羅將軍,本宮絕不為難。”瑤光點頭:“如果本宮所料不錯的話,秦將軍和羅將軍是表兄弟。退一萬步講,這羅將軍終歸是我朝之人,我何必自己人打自己人啊。”

“多謝公主。”秦洛和程景天齊齊對著瑤光一抱拳。

“大頭啊,胖哥哥帶著你去跳舞好不好。”話說開了,程景天的心裡格外清亮。看見大頭呆萌的樣子,再一次忍不住。

“好啊。胖哥哥,你該洗澡了。”大頭坐在程景天的肩膀上奶聲奶氣的道。

“好好,我這就去洗。”程景天點頭如搗蒜。

“去那邊的溪水就好,外麵的河不可以,寶寶走遠了,姐姐會擔心的。”大頭說道。

“我打水回來洗好不好。”程景天道。

“可以啊,那寶寶迴避。”程景天回答。

“我不脫褲子。”程景天無語。兩個身影漸漸走遠。

“程大哥和大頭還挺投緣。”瑤光笑道。

“廢話,你那精靈誰不喜歡啊。”歸山鬱悶道。

“也對,來喝酒。。”瑤光舉杯。

這一夜的聖家軍營,一片歡聲笑語。

可是對麵的魏辰卻是氣的牙根癢癢。